夏虫不语

耽美文学的出现,可能大部分是因为性教育的匮乏,至少在中国,我们的传统文化里,我们倾向保守和私密。作为大部分女生,为了了解这些,并且在了解的同时又把自己可以放在一个安全的位置上,不让自己心理受到影响,所以便选择耽美。很大程度上来说,一些非暴力强制性的耽美作品是很多人最初的性教育普及。

去年我妈给我介绍了一个男生认识,是她一个朋友的孩子。我们去年打过一个电话,网上聊了两句,不知道为什么今年才见面。我感觉对他没有任何感觉,甚至连陌生人之间的不自在也没有,我们去吃了一碗面(觉得省时间),然后在路口说再见。这种感觉就像完成了一个任务一样。我想我们可能以后不会再联系。我仍不知道未来我会喜欢的那种男孩子会是怎么样的。。

云霓:

我知道

你总是缅怀

那些波澜的破碎的

缤纷的短暂的青春

我的性格或许跟马龙很像,但是,我却很喜欢许昕。我有些内向,但是我喜欢很外向的人在一起,感觉能被那些人带动起来。或许,马龙也是一样,也同样喜欢许昕。

这张指绘断断续续搞了一周,真不知道该怎么弄了,,渣渣的进阶之路。。

新宿舍住了十个人,两个脑病,三个肛肠,四个内分泌,还有一个全科。对宿舍的第一印象是宽,大,桌椅摆放有点像军校宿舍,窗子和门有点像乒乓球国家队的那种(曾经看过一个许昕的一天的视频),好吧,确实是我想多了。这只是一个很不错的私立医院而已,很大,但病人不多,离我们的实习医院有十几分钟的公交。这里很大,电梯,热水方便,洗澡免费,吃饭打八五折,而且还有中央空调,唯一不好的就是没有对外开放的窗户,所以新鲜空气是奢有的。相对与学校的附院来讲,这里有好处有坏处,好坏相抵,似乎心情并没有什么太多感触。我只是在想,一直在想,三年后,我会成为什么,获得什么,在这个过程中,要怎么努力?在学校那边对于我来说熟悉了很多年...

我的那位朋友在隔了大半年后昨晚竟然联系我了。其实很多时候,我都在心里默默说,你丫的想找人聊天找你女朋友去。可是,最后还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说。在军队里的人似乎有点正直的单纯。他说前几天部队送来了些图书,然后将一本小王子给我看,又问我最近读些什么书?我挺喜欢小王子的,或者说我喜欢小王子里的狐狸。我说我都是在瞎看,当然我不能对他说,我看到很多耽美小说(笑)。他说自己一直觉得自己有点坐井观天之类,郁闷时就拿着相机出去拍照,乌鲁木齐周围的小县城里,军人可以着军装上街。我说那一定很酷,并且体现军民一家亲。然后又是瞎扯。很多年了,从走出高三的校门,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从来没有互看过对方的样子,即使一张照...

这几天打工,遇到一个男孩,比我小。男孩很温柔,几乎对每个人都很好,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这种感觉与很多年前有点像,我突然明白过来,原来当时的你并不是喜欢我,而我对于你也并不特殊,你只是喜欢对每个人都好。

回想往事,其实感觉自己是有些“二”。高中时,每年都要分班,然后,我和一个男生一直都在一个班。高一,我检查他作业,我们第一次说话,高二,我们同桌,一起讨论数理化(当年我物理我们班第一,他数学挺好的。),一起讨论人生理想,他说要上军校,我说自由。一起讨论wwe,一起捉弄语文老师,挖苦我的黄梅戏,互相评论作文……高三,我们只是同班,偶有交集。高三毕业后,他上了军校,我学了医,然后大一的学期末,我们开始互相联系。我有点激动,第一次说话,气息有些不稳。后来我半夜给他讲故事,他向我吐槽部队的小事,每次讲电话到一半,手机就被收了。大二,自己开始描着工笔,然后画了春夏秋冬四种花递给他,然后,我写了一封短信,落...

今天早上,老师们聊天,然后一女老师对我们老师说:小秦,记得你去年扛着米回家,现在吃完了吗?你也一个人。秦老师回:没,都发霉了。这句话乍听没什么,但是后来想想,感觉挺心酸的,作为一个单身狗,我十分之同情他。于是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情节,大龄男青年科室遇到调皮女实习生,终于摆脱单身狗的命运。不过,脑洞里的那个女实习生可不是我,和我一同跟着他的还有一个女同学,她很漂亮,性格活波,所以可以以她为原型。有时候能够编织故事,就已足够让我快乐,所以也不在乎是否可以成为现实中的主角,而我总想着默默无闻,润物无声便可。老师很爱学习,专业知识很强,但是,不怎么搭理我们,似乎还觉得我们烦,我站他旁边嫌我,看书也说回家...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