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颜良#《南飞雁》

  《南飞雁》
  颜良·现代
  短篇
  “我是一只雁
  你是南方云烟
  但愿山河宽
  从此碧蓝相间
  ……”
  
  ————曹秦·《南飞雁》
  
  
  地处西北的s市,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千年古都,虽然随着近代以来,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等大都逐渐集中于中南沿海一带,s市早已退居二线或者三线城市,但是,因为它古老的历史气息,以及背山靠水的绝佳地理环境,这座城市仍旧是很多人心向往之的地方。
  
  张良在这座城市已经生活了二十年了,在这里出生,在这里上小学,上大学……甚至,似乎还要在这里工作,然后娶妻,生子,再看着自己的孩子重复自己的经历。
  
  望着远处高大又深沉的南山,张良夹着课本若有所思地跺步在学霸路上。
 
  如果说一直在这里的话,大学毕业后考本校的研究生或者在本地找一份工作,然就后等待着缘分。在而立之年,如果幸运的话,或许可以找到一个可以相伴的人……这样想想,似乎也挺不错,至少也是一种安稳的人生。
  这种能够掌控得住,多少可以预料接下来的人生可以不必让他过分操心,而且,他的父母年纪也大了,弟弟也又刚进入高中,青春期难免会遇到困扰,很多时候也需要他的开解,所以,留下来似乎对他来说是一件无比正确的事情。
 
  然而,他似乎觉得有点不甘心。
  
  他并非是一个心比天高,抱负远大的人,只是让他生出这样的不甘心是一种朦胧的,他也觉得解释不了的感情。
  
  这种感情似乎就像是在喝一杯温水泡的茶,虽然喝到口里的是茶,但是因为没有经过开水的冲漛,口里总感觉少了本该有的苦香。有时候他会为此感到郁闷,甚至有些发狂。他向往着那种口齿饶满余香的感觉。
  
  前几天那位“网友”给他寄来了一叠明信片,都是关于江南的一些名胜。
  他捧着那些照片,认真地一张张看着。直到最后一张,明信的背面用钢笔写了几行小字。
  带着些温柔笔触的正恺,在每个字的最后一笔时总会流利地向上一挑,所以原本方正的字体顿时多了一点附加的温和。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收到颜路的信,但是,张良还是会感觉到心里在突突地跳。喉咙有些发紧,他转过身拿起茶杯倒了口水喝。
  总算平复了一下心情,他重新坐会回椅子上,然后将那张写着字的照片拿到光线稍亮的地方认真地看起来。
  
  上面写的是:
  今年入秋,天气似乎冷的很快。还未到立冬,就已经穿上毛衣毛裤了,所以我猜,今年的冬天肯定会下雪。
  去年的那个时候,你总说希望来陪我一起去西湖看雪,可是我等了你一个冬天,你都没有任何消息。
  怎么样,今年来陪我吧。其实江南不止有西湖,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盼望你的到来。
  还有,好久不见了,我很……
  颜路。
  
  
  看完那些字之后,张良感觉又多了一分坚决,他几乎每晚都在告诉自己:我想离开这儿。
  
  到了白天,理智又将夜里的坚决压下去一半。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的熟悉的一切都在这里,如果要他放弃这些去一个陌生的城市,他似乎有点办不到。
  
  不过,到了夜里,那种挠痒痒的感觉又一次诱惑着他。
  他不断的在想,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在这个生活了二十年的城里,他虽然有很多熟悉的人和物,但是,却没有一件东西对他来说是深刻的。
 
  而他喜欢的东西和人,似乎都在离他千里之外的地方。如果他不去努力,似乎那些东西也不会过来。
  他越来越觉得有些失控,不管再努力,他都忘不了颜路的深情,也忘不了那些平时隐藏起的梦想。而这一切似乎越来越让他焦灼起来。
  
  
  
  ——————
  
  
  一连好几天的大雨过后,s市提早迎来了冬季的气温。
  一夜之间似乎银杏叶子铺满了整个天地。今天是星期六,虽然大部分学子依旧去图书馆学习,但是张良给自己放了一半天假。
  
  一大早就坐公交来到了禅寺,果如他预料的那样,寺内果然有很多人前来游览。
  冬日虽冷,但是因着正午的阳光和密集的人群,他倒也觉得周围暖和起来。
  等人群差不多疏散了,他便拿起手机,见缝插针般的拍了几张照片,有寺庙房檐上的古铜铃,有那棵受人膜拜的千年银杏……
  他将这些照片稍微整理了一下,便发给了那个远在千里之外的人。不过发完后,他又觉有所思般地将手机摄像头前置,对着屏幕弯了一下眉眼,露出点几不可察的笑容,然后迅速地将照片联同刚才的一起发了过去。
  
  心里有点小开心,因为他似乎可以确定下来了。这一个月来他似乎都在为了留下来还是走出去这个问题在不停地纠结,而这几天,他终于决定冲动一次,为自己想要的生活勇敢一次。
  
  本以为发过去不久就会收到回复,然而十分钟之后,张良还是没有收到颜路的回复。他想那人一定是在上课。
  颜路是h大的老师,在上课时他总会将手机调成静音,想到这一点,张良也便觉得没什么了。他和颜路已经认识三年了。当时还是个即将大一的学生,因为在某一论坛上,在关于一个关于“易经”方面的贴子上,他们相互交流了几句,然后也就如同很多小说里的情节一样,从互为知己到君子之交。而后来,慢慢的,一种难言的感情就在他们之间悄然生长。
  
  他们的关系还是去年的夏天确定的。没有什么特别的仪式,这种关系似乎只要两两约定就行,如果没有坚定一起走下去的决心,那么一拍即散也是理所当然的。张良有时候也会为这种不确定感产生稍微的动摇,不过他还是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颜路那种温和儒雅的感觉又让他产生莫大的希望。
  
  
  在寺转了一圈后,张良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了。摸了摸口袋的手机,他心里充满着幸福,想早点告诉颜路他最终的决定,于是回到家就直冲着房间走。
  
  “唉,小良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啊?”正在厨房劳累的母亲虽未转身,但是已经察觉到了儿子的气息。
  “奥,今天出去转了转。”张良停下了脚步,转而向厨房走去。
  “妈,要我帮你吗。”
  “不了,你还是去做自己的事吧,饭一会儿就好,你爸也快下班了,你弟弟今天回来吃饭,听说他参加了学校的一个什么比赛,得了首奖,今天回来庆祝要一下。”
  “奥,他还真行。”张良说着便转过了身,为弟弟庆祝这件事,本来是件开心的事,但是想到自己要将这几天好不容易做出的决定告诉家人时,又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们。
  
  回到房间张良点开手机,果然发过去的邮件得到了回复:
  “你决定好了?”
  张良想了想,终于发了个“嗯”过去
  “什么样决定?”这次的回复似乎让张得有点稍久
  “我决定报考h市”,张良手有些颤抖地打着字,然后小心翼翼地发送过去。
  这一刻,他似乎觉得离很多事情都近了,不论是那个想念的人,还是他一直守护的梦想。h市是国内一线的大城市,不论是医药还是文化,都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所以在那里,他应该可以有更好的发展。
  
  这样想着,屏幕上便收到了回复的消息:
  你能来,我很高兴。
  虽然是简短的几个字,但是张良能感受到另一个屏幕前颜路的心情。
  颜路是爱他的,但是却不会强迫他。去年他说要和他去西湖看雪,那人便准备了整整一周,虽然因为当时家里的事他没有去,但是他也听不出那人的抱怨,只有简单的一句:还有下次的嘛。
  这次报考也不例外,颜路似乎不愿太多干涉他的想法,虽然他也很想听一句那人说:我爱你,过来陪我吧。
  不过这也只能想想。颜路的克制有时会让他觉得,他爱他,只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不论是否有回响,这份爱也都会坚持下去。
  
  想到这些,张良有点控制不住地想去给颜路打个电话,哪怕又是简单的交谈,也会让他觉得安心,而那个人总会温柔地回应他的每一句话。
  然而,还未等他拨号,似乎心有灵犀一般,颜路正好打来了电话。
  “喂……”
  “喂……”
  沉默了一阵,两个人似乎都不知道说什么。
  “我……”两个人同时发声
  又沉默了一阵,最终还是那边那个低沉带着些磁性地声音说:“你先说吧。”
  “那个,我,”,“小良,快出来吃饭啦……”正在脑海里组织语言时,张良忽然听到母亲的声音
  “我先去吃饭了。”张良对着电话说到
  “嗯。”
  “那个,你等我,我一会儿就来。”张良说完抓了抓耳朵,脸上莫名地发红。
  “好。”
  
  
  
  
  
  ——————
  
  张良并没有预想中那么快吃完饭,母亲准备了很多的菜,比平时要丰富得多,虽然对于得首奖对于张家兄弟两来说也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但是,今晚的母亲却总觉得格外的兴奋。
  
  等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完了饭,弟弟因为明天有功课就准备睡觉去了,然而,张良却被留了下来。
  
  桌子被母亲收拾了一下,上面放着一盘水果。父亲坐在沙发的正中间,他坐在父亲对面,而母亲则坐在沙发的另一头。
  毫无悬念,这是家庭会议的氛围。
  
  母亲边削着苹果,边向他问东问西的,父亲则在一边看着报纸,而他也注意到父亲的报纸已经半个小时没有翻动过了。
  就这样一问一答的,他知道父母最想知道的是什么,所以,在鼓足勇气后,他终于说到:
  “我已经决定报考h市了……”刚说完,他便抬头看了看父母,只见父母都同时看着他
  他有点怯了,既害怕父母可能的反对,又觉得这件事必须要说。
  他将头低了下去,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接着说到:“我也是考虑了很久才做的决定,我觉得我应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h市我觉得很适合我。”
  
  父母依旧在沉默中,这让他更加慌神,于是便小声地说到:“我希望你们,能支持我。”然而,为什么要支持?父母可是一直希望他可以就在他们身边的啊。总不能因为他是他们的儿子,就让他任性,并且,他还有一个更大的秘密不敢告诉他们。
  
  张良越想越觉得有些纠结的痛苦,如果这时颜路在就好,他想他一定会让他觉得安心。
  
  他这样想着,忽然便听到母亲说到:“啊,小良真是长大了啊”,他不明所以地抬起头。然后,便看到了一脸微笑的母亲。
  
  “出去看看也是好的,”她说着将手里削好的苹果递给坐在一边正在看报的男人。然而,那个男人似乎并不领她的好意。张良向他那瞥了瞥,只觉得父亲的眼底一片青黑。

  他似乎隐约知道了父亲的态度。他有点忐忑。父亲一整晚都没有说一句话,就连他退出房间时,父亲还是坐在那看报纸,张良觉得有些心酸。
  
  从小父亲虽对他严厉,但是却从没有让他受过丝毫的损害,在他遇到困难时,父亲也总会恰巧地出现,然后用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方式提点一下他。正是因为这样,他觉得他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
  
  然而,这样的幸福,却因为他今晚的决定似乎有了点裂缝,张良在回房间的路上都觉得脚底有点发沉。
  
  他拉开了被子然后将自己裹了起来,被子被拉到了下巴,他这才缓缓掏出手机。然而,面对着手机上的号码,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思考了很久,他又拿起手机,然后删删减减得编辑了一大段话,在即将发出去时,他又一下子删除,只剩下“我回来了,”四个字发了过去。
  
  回复比预想得快,他几乎刚要放下手机,便看到了颜路的回复。
  “你还好吗?”
  “不好。”他叹了口气
  “没关系,做你认为对的事情就好。”
  “嗯,”张良呡了一下嘴,不过,他想问:到底什么是对的事情呢?
  不过他也知道,颜路不会给他答案。
  
  想了想,张良又问了一句:如果我不能去你那,你介意吗?
  过了良久,颜路给他回复:你不用考虑我的心情。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也挺多的,学校平时的假挺多的,我会去看你。你不要多想,只要好好的,不要让自己为难就好。
  
  张良看着屏幕,不知是不是看得久了,眼睛竟然觉得有些酸涩。他又将被子拉高了点。
  
 
  他睡得有些不安稳,整个晚上,他只觉得一半清醒,一半陷在梦里。在梦里,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天空飞,下面是高山,流水,还有白云。等他感叹这些壮美时,他才惊奇地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大雁。
  
  他有点孤零零地在天空中飞,然而,他知道自己不能回头。他的身后是一片北国的风光,而南方的云烟似乎离他那么遥远,不过即使再遥远,他也一直向着那一片碧蓝的天空飞去。
  
 
  ———— ——
  
  
  有一位作者曾说过:“这些年,我一直在学习的就是不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而只为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后悔。”
  也有一位和前一个作者名气相当的作者曾说过:“我们一直不断地往前走,就是为了去遇见更美好的人和事。”
  张良似乎有那么点赞同。
  又是一年的西湖雪景,这一次,张良终于实现了那个一直以来都没有实现的愿望。
  
  
  ————fin————




































差不多去年十一月份写的一个短篇了,当时在报学校有些纠结,所以在贴吧边写边发,今天整理文档手痒着发了上来。记得自己当初想要写颜良文的初衷其实有一种“规劝”的想法,不过现在想起真是觉得惭愧。
很多时候我们会迷茫,但是只要想想当初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保持初衷就好。在此立个flag(或者说愿望),希望今年考试结束后,我可以去看一次西湖雪景啊……(这对从未独自一人出远门的我确实是个挑战啊,,,嗯~尽量找个伴。。。)

评论(2)
热度(15)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