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可能一段努力之后就会出现一段稍微的疲乏,于是什么都不想干,只想抱着手机刷一下娱乐八卦。可是不能一直疲乏下去~发现自己每次觉得什么东西让自己困扰或者觉得累时,就会去看看花花草草。想起最近翻译过的一个句子:Most  of  us  give  in  to  a  demoralization  of  spirit  which  we  usually  blame  on   some  psychological  conditions,until  one  day  we  find  ourselves  in  garden  and  feel  the  oppression  vanish  as  if  by  magic.(我们中大部分人都会陷入一种消沉的精神状态,我们通常将其归咎于心理状况,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自己置身于花园之中,发现那些苦闷都如同魔法般消失。)

冬天的药园一片荒凉,几乎看不到新鲜的颜色,转了一圈,突然发现了一些花苞,原来是腊梅。真的不愧是斗霜傲雪的梅花!以前我对于梅花总是感到疑惑,因为传统文化里梅花确实是斗霜傲雪的,但是近年来却总是在初春才看到梅花开放,那时候天地回暖,很多花也几乎欲放,比如望春玉兰,迎春花等等,所以,我总觉得这样的“梅花”与人们所赞美的有些不符。

其实关于梅花,有很多品种,我们虽然习惯的认为红梅斗霜傲雪,不管是国画里还是一些诗词里,然而关于梅花的这一品质,其实准确来说是形容那种北方黄色的腊梅。黄腊梅农历腊月开放,大寒小寒刚过不久,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所以是真正的不畏严寒。

关于红梅花,我见过最多的大概就是榆叶梅了,大概每年春节后开,三四月份的样子,颜色鲜艳,枝条柔和细长,与很多书画作品里那种苍劲的感觉差别太大。或许,梅花的分类太过庞大了吧,但是却就这种美好的品质来说,让人觉得有些稍微“良莠不齐”~~

总之,无关植物,它们只是顺时而开而已,人们总喜欢将一些本没有意义的事物强加一些意义,以致使自己迷惑,让人啼笑皆非。

路过一棵“橘子树”,写的枳实。想到“橘生淮南为橘,淮北为枳。”枳实虽然是“发育不良”的橘子,但是却是一种应用很广泛的中药,并且,枳实树开出的花也挺好看的。

很多很多想说的也不想说了,每当累的时候,我都特别想画画,很想画那种古风里的,总感觉很多很多的思绪想要去表达,天地严寒,冬雪酝酿,没有什么所谓的好坏善恶,每个人都那么好,大家相亲相爱,共创美好未来,共同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咳咳)。


评论
热度(2)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