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他一直爱你》

  

第三章

  

    《梅岭爱情故事》的剧组可谓良心,为了做到实景拍摄更是不辞辛苦。这不,为了真实还原山中云海和日出以及武打背景的戏份,特地将整个剧组驻扎在了海拔2000米的地方。

       这个高度相对于整个梅山的海拔倒也不是很高,只是在这里有一家较大的旅馆,正好可以容纳整个剧组。

   刘源乘坐缆车回到剧组时已经傍晚时分了,山里天黑得早,他好容易找到自己的房间,结果一进门就看见经纪人一副想要吃人样子,看到他便整个人扑了上来:

  “你想气死我啊是不是!”,经纪人名叫冬青,是他高中同学,传媒大学毕业,后来做了他的经纪人,此时正将刘源堵在门后。

  “这不是没什么事嘛,我就是出去走走而已。”说着他将经纪人推开离他一米之外,“你,你离我远点,你中午是不是吃大蒜了啊?”

  “啊?大蒜?”经纪人捂住嘴巴哈了一口气,仔细闻闻,又摇摇头,看着刘源一步步离开他的视线,这才反应过来,“你,站住!我们来说说正事。”

        “正事?”刘源回头

  “下午导演找你商量戏份,我死活都找不到你,打你手机也关机,你说你还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商量戏份?不是说明天的吗?”刘源听后,有点自责地问

  “谁知道呢,反正你是不在。”

  “那你怎么回答的?”

  “还能怎么说,当然说你赶通告去了,难道还能说你游山玩水去了。”

  听了经纪人的回答,刘源并没有觉得轻松,反而眉头皱了一下。李笙导演可以说是他在这个圈子最尊敬的导演之一,这次能够有幸和他合作,他可以说是很重视。为此,他放弃了很多工作,全心全意地将心思放在角色塑造上,然而,被经纪人这么一说,不知道会不会让导演觉得他有些不够认真呢?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耳尖的经纪人听出了不对,立马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没事”,他扬起手,摸了一把头发

  “奥。”经纪人听到后,纳闷地回答着。


  之后两人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刘源想着明天见到导演会聊些什么,自己今晚该做些什么,这时经纪人忽然大跳起来问他:“难道你今天真的去游山玩水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刘源好气又好笑的说

  “啊?不是,那你说你去干什么了?”

  “也没干什么,就是去见了一个,朋友。”其实说到“朋友”二字,他是有点心虚的,所以含糊地从嘴里吐出。

  “朋友?没听说你在这有朋友啊?”

  “嗯,刚认识的。”

  刘源原本只是想打发下经纪人,然而没有想到却引起了经纪人的警觉。

  “什么时候认识的?”

  “不久之前吧。”

  “男的女的?”

  “女的”

  “通过什么认识的?”

  “喂,我还有没有点隐私啊?”

  “你说呢?”

  “无可奉告。”

  说完,为了结束这越来越深入的话题,刘源顺手拿起桌子上的剧本,转身往卧室走。有时候,他不喜欢自己的什么事都被人知道。自己的身高,年龄,血型,喜欢什么颜色,什么电影,什么歌,平常有什么嗜好,喜欢的女孩是什么类型等等,这些都要告诉大众,他知道,作为一个明星,这是理所当然的。可是,他也需要一点属于自己的秘密啊,哪怕他只是认识了一个人,这样简单的日常,在他觉得也是属于自己的,不需要被人剖根问底。

  当然,他也知道,经纪人之所以这样,也是为他考虑,他没有理由责怪。

  “平旌……”房间忽然回响起经纪人的声音,而这个名字,似乎在他进入这个圈子后,就很少有人再这样叫他了。

  他一时有些愣住了,转过身看着沙发上的经纪人。

  经纪人扶了扶眼镜,两手交叉着,“平旌,记得上次这样叫你,还是我们高中毕业那会儿。”

  “嗯。”

  “当初你家里人都希望你去读商学院,然而你却坚持要去读戏剧,你说你喜欢演员这个职业。”

  “对。”

  “为此,你甚至还和家里闹了矛盾,把你父亲气得差点生病住院,你父亲至今对你去学戏剧耿耿于怀。”

  说到这,刘源不禁想起了四年前的场景,那年他十七岁,高中毕业,想去学表演,然而遭到家里反对。虽然也有支持他的,比如大哥,但是他父亲曾是一名军人,对于演员有着某种意义上的偏见,因此很是反对。

  他做了很多努力,甚至与他父亲正面起了冲突,最后不得已,他父亲才选择妥协。他知道,他这样的决定,是辜负了父亲的希望,也让大哥肩上的担子又更加沉重了,毕竟那么大的一个家族,即使再聪明的人,也不可能面面俱到。

  可是,他依旧觉得,这个世上的每一个人都应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这样才不辜负上天所赐的年华岁月。

  他上大学后,给自己另起了一个名字,就是现在的刘源,既不涉及到家族,也更加接地气。一晃就是四年,现在他已经大学毕业了,也小小有了些名气。

  他正想着入神,只听经纪人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跟着你,我是看着你从一点点慢慢走到现在的,你经历了什么样的辛苦,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所以平旌,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在这条路上能够走的越来越好。”

  “阿青,我明白。”

  “不,你听我说,或许你会觉得我烦,可是,你要知道,你现在每走一步,稍有一点差错,如果被你的对手和不良媒体捏住把柄后,你之前努力的结果就是零。就像前不久那个W姓的男明星,因为被曝光与粉丝有染,网上一片骂声。不管他以前是有多么多么的好,多么多么的优秀,只要有这一件污点,他以后不论取得什么成绩,都会被人提出来攻击。平旌,我正因为知道你有多么的喜欢表演,所以,我希望在这样一个大染缸里,有时候虽不得不为了一些话题炒炒热度,但从实质上来讲,你都可以一直是清清白白的,没有什么让人可以去诟病的。”

  刘源知道冬青的语重心长,这些话即使他不说,他也都明白,于是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到:“你放心,我今天见的朋友就是上次车祸时给我看病的那个女医生,我今天就是去道个谢,说是朋友,可能都谈不上。以后,可能也不会见面了。”

  “这样就好,”听完刘源的解释后,冬青想再说些什么,但又忍住了,因为他觉得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作为多年同学,他这样可能不近人情,但作为经纪人,他的职责就是保护好自己的艺人,不能让一些心怀恶意的人乘虚而入。

  “那,很晚了,我去休息了。”刘源放下剧本,看起来很累似的。冬青看着他拖着身体,垮着肩膀正准备进入卧室,心里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又叫了一声“平旌”。

  刘源眯着眼睛转过头来,问:“又怎么了?”

  

       “有时间的话,给家里打个电话。”

  刘源依旧眯着眼睛,想了想,嘴里哼道:“知道了”.。

  凌晨三点,刘源收到了导演的信息,说凌晨五点全剧组在大厅会合,之后要去一个地点取景。

 或许因为太累,睡眠不足,所以为了争取点睡觉时间,他早上只喝了冬青准备的一杯牛奶就出发了。

  不过还好,第一天他们也算刚来,最多就是熟悉熟悉环境,跟着导演聊聊角色,采采点,顺便和同剧组演员联络下感情。

  和他同行演员中除了几个资历高的前辈和导演走在最前面,几个和他年龄差不多大但又叫不出名字的走在最后面,而他,则和剧中几个女演员走在中间,其中就有费娜娜。她这次饰演剧中的女一号,说来,和刘源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

         他们之前在一部现代剧中曾饰演一对情侣,因为私下关系挺好,时不时被拍到一些照片,所以,外界便开始盛传他们私下也是情侣关系。

  不过究竟有没有这种关系,只有他们本人自己知道,并且当时为了维持这种热度,各自的公司也没有明确对外澄清,而这样暧昧的关系一直持续至今。

     一段关系究竟有没有开始过,是需要证据的,既然没有互相坦诚,甚至没有表白过,那么就不算成立,这一点至少刘源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他仍然把费娜娜当成朋友,或者一个熟悉的合作对象,而已。

        正当他思考剧中人物时,费娜娜就探过头来,向他眨了下眼,“嗨,又见面了。在想什么呢?”,她不敢大声说,但小声又怕他听不见,于是就弯着腰,脸朝着他怀里,边问边做了一个鬼脸,看起来鬼灵精怪的。

  他朝着费娜娜笑了笑,“你猜呢?”

  费娜娜佯装生气,嘟着嘴:“哼,你猜我猜不猜?”

        “我管你呢”刘源说完就跟着导演的步伐走上前去。

     被落下的费娜娜只好跟上前去,心里暗暗记了一笔:“下次我要你好看。”

  等费娜娜跟上后,听刘源正和导演在讨论角色,导演说了很多,刘源在一旁“是是是”的点头,眼睛也一直盯着导演,只有在觉得非常不理解时,会稍稍用手捏着耳朵,然后提出疑问。

看起来像极是一个认真听课的小孩子。

  费娜娜看着这一幕,眼里亮极了,或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看见什么好看的景色,她只知道自己一直在笑着,这种感觉就像他们在戏里的那种对望。

    “娜娜,过来,”费娜娜在发呆时,李笙导演转头看向她,她立刻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导演。

  导演依旧一脸严肃:“娜娜,你这次饰演的夏叶,你要演出她身上的那种柔中带刚的感觉。”

  费娜娜点了点头,接着又听导演说:“你们两个要知道,在这个故事背景下,刘源你饰演的苏誉是一个年轻的将领,所以他既有救国救民之志,还要有那种年轻的单纯的但又不热血的对爱情的追求和向往。而夏叶呢,她是一位军医,所以很有理性和责任感,当她意识到自己喜欢上这位年轻的将领时,她是既疏离又无法割舍,我希望你能够表达出她这种矛盾,让观众能够看出她内心的挣扎。”

     “明白,导演。”费娜娜听后爽朗地笑着答应,刘源也跟着点点头。

  看着两个后生,李笙笑了笑,他的导演生涯已经几十年了,导演过许多让人拍手叫好的剧本,这次,还是第一次与小年轻们合作,虽然一开始有些担心,但是交流起来却意外很顺畅。

  尤其是刘源,他之前只是听一些人说他是什么“小鲜肉”,但这个“小鲜肉”的确是有实力,让他很有好感。

  这种好感于是促使他决定多多关爱下后生,于是便问道:“刘源啊,听你经纪人说你上周出了车祸,现在还好吧?”

  刘源被这么一问,有些惊讶,导演怎么还突然关心起演员身体状况了呢?忙回到:“导演,小伤小伤,早没事了。”

  “奥,那就好。”李笙满意的说到,然后继续带领着众人往下一个点走。

     走到山中央的一片空地,此处风景秀丽,抬头可以看到一片天空,而妙的是,山下的风光也一览无遗。而就在他们感叹时,导演突然说道:“你们看,那里有个小白亭。”

  刘源顺着导演手指的方向,果然那里有个白色的亭子,而亭子下面是一个苑子,几间房子,建筑仿古,错落有致。这时有人问李笙:“导演,这亭子有什么吗?”

  李笙收回了手,笑着说:“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认得那亭子,我一个多年好友就住在那,想着改天可以去拜访拜访他。”

     “这苑子倒挺有感觉的,你的那位朋友一定是很喜欢清静吧。”剧组里一位年纪挺大的老演员问李笙。

  李笙仰起头,想想他们也好多年不见了,只回到:“那里是他的医馆,祖传的,不过他这个人啊,却喜欢浪迹江湖。”

     大家听了都哈哈地笑了起来,都觉得导演喜欢拍古装剧,没想到也有个像古代人的朋友。

  正在大家有说有笑时,一个工作人员却对导演提议说:“导演,既然你的朋友是个医生,还离我们近,不如给我们来当几天队医吧,你们正好还可以叙旧。”

  李笙听后,眼前一亮,朝着那提议的工作人员递了一个欣赏的眼神,似乎在说:你小子这个提议不错啊,今晚加鸡腿。



  

 

  

评论
热度(34)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