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赤黑#《意难平》


#黑子有点小自闭,文学系老师。赤司是一个非专业哲学系老师,温柔属性,不中二。校园,都市。#

chapter        7

干净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朴素的花瓶,花瓶插的是一朵蓝色露薇。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来,赤司揉了揉眼睛,看了眼桌上似乎已经插了好久的露薇,“哈,今天的露薇花也开得很好啊!”

从地板上缓缓起身,赤司手脚轻熟地整理好房间。看着床上的黑子仍然安静睡觉的模样,他不忍心打扰,于是拿起书桌上的纸笔简单地留了几个字放在床边。

临了出门,赤司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一眼还在床上纹丝不动的黑子。

忍不住一个微笑,不禁他又皱起眉来。

“呐,呐,只不过是出去一趟,交代好学校那边的事,很快就会回来的,很快又会和这个蓝发男人待在一起。”赤司别过了依依不舍的脑袋。

“哎,看来还没有捉到猎物之前,我就已经这样深陷其中了啊……这种感觉,让人又恨又爱,难以自拔。所以啊,黑子,赶快走进来吧,赶快爱上我吧……哎!”赤司不仅期望又哀叹,真是恨不得自己这出去一趟回来后,黑子迎接他的不是一个问候,也不是一个拥抱,而是,一个吻。

赤司并没有开车,因为黑子的房子是学校提供的,所以离学校很近,一般也就十来分钟的样子。

从黑子家所在的小街道里拐了出来,正值樱花飘落的季节,赤司逮住了一瓣落在自己头上的樱花。

樱花分很多种,单层的,多层的,而这个季节开的正是多层的中国樱花。虽没有日本樱出名,但是这种樱花却开的极为灿烂,像一个刚初恋的少女,天真,单纯,对于自己的爱毫无保留。

所以,这样的樱花落起来才更有好看啊,不论是那风一吹就漫天的花雨,还是树底那一层层的粉红。

落花满地,谁也不忍心来打扫,只愿它化作春泥。

走过几条樱花道,赤司来到了学校的办公室楼。

绿间真太郎这几个月在国外也躲的差不多了,绿间家为他介绍的对象也已经打道回府,所以他不日就会回来。因此,作为哲学系代教老师,赤司也没有在这里待下去的必要了。

他本来就是为了家族的管理者而生,而所谓的哲学系老师也只不过是他偶尔心血来潮的一次人生体验。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次意外的体验,他遇到了黑子。

缘分真是奇妙啊。

所以这次来学校,其实主要是为了给黑子请假的。

走到了文学系教研室,赤司找到系主任,简单地介绍了黑子的情况,然后在一种不容违抗的命令下,黑子有了一个月的修养假期。

有时候气场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比如,这种东西黑子身上绝对不会有,而当赤司一出现时,这种东西立刻就会让周围的人顿时有了一种顺从的感觉。比如文学系主任,比如,刚才还在办公室里乱七八糟讨论的一群同事。

见赤司走了进来,大家立刻从一种刚才的激烈讨论中瞬间变成了惊吓。

“糟了,这次说他和黑子的八卦忘了让人放风了。”

“天知道啊,他俩昨天一起消失今天又冷不丁地回来。”

站在对面的一男一女用着各自的眼神在空气中交流,这时只听见赤司问到:“你们是在讨论我和黑子吗?确实,我昨天和他在一起。”

众人一副似乎已经早已心知肚明的样子。这不废话吗,一起消失,不用猜也是你俩在一起啊。

“黑子昨天腿受了点伤,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来不了了。”赤司说着收拾着自己桌上其实也没几样的东西。

“黑子君受伤了?”丽子有些好奇但也有些关心的问到,虽然不喜欢黑子平时的冷漠,但是,说到底,丽子还是挺在意这个后辈的。

赤司的眼睛亮了亮,看着这个看起来似乎还有些关心黑子的同事,“嗯,其实也没什么大碍。修养一段时间就康复了。”

“奥,希望他早日康复。”丽子说完,在大家似乎有些鄙视的眼神中整理着手中的讲义。

于黑子不同,办公室的人对待赤司,显然更为尊敬一些。他们可以因为黑子的弱小而对他毫不掩饰的嘲笑,八卦,甚至侮辱,但是对于赤司,即使心里有再多对有钱人或对贵族的嫉妒也罢,不齿也罢,甚至刻意扭曲也罢……他们都会安静如鸡的掩饰着。

“哼,不就是家里有钱嘛,有什么好了不起的,宁可和那个弱鸡黑子走近,也不愿意多看我们一眼,说到底我们哪里不如那个黑子了!哼,明明就是想证明你们贵族有多与众不同吧!”森川拿起茶杯悄悄地瞥了眼赤司。
他一直认为自己也算是和有头有脸的人物,至少在学校里,那可是相当受尊敬,然而,这样认为的他,却没有和赤司这个据说是贵族的人物搭上过一句话。

这让他有种挫败感,“哈,说不定他和黑子那小子一样,只不过是个一事无成的普通青年吧。”,然而,就当他这样想时,赤司忽然一个眼神传来,犀利,好像看穿他心中所想一样,森川噎了一口水,差点呛出声来。

赤司接着又收拾了一下黑子的桌子,找了一张纸,擦了擦上面的尘,对于上面的讲义,课本等等赤司收拾的一丝不苟。

“黑子也不知道给这赤司下什么迷药了,看他那认真的劲儿,简直比对女朋友还细心。”,想到“女朋友”这三个字,花宫不禁一愣,忽然有种很羞耻的感觉,“难不成黑子这家伙真的和赤司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哼,没准还真像有学生传言的那样,看见他们在湖边拥抱,在医院搂搂抱抱呢?”花宫直感觉内心有些翻滚,耳根子也红了。

想到黑子平时那一副弱鸡样,皮肤白皙,又瘦弱,有时候确实有点不像个男人,说不定早已被赤司压在身下过,也没准被弄得哭了出来呢……花宫想了想黑子哭时的模样,忽然觉得自己竟然兴奋了起来。真是教人又羞又恼啊。

“哈,黑子你果然是个婊子啊。呸!”花宫压制住心里不适的躁动感,因为自己脑补了一下黑子被人压在下面的场景而不由得让自己那部分涨大起来,他狠狠地在心里数落着黑子。

赤司带着黑子最近正看着的几本书,将要走,却被丽子喊住。

“哎,赤司君,请等一下,这里有一份关于黑子君的信,是昨天送来的,我代他收的。”丽子在刚才整理讲义时发现。

“奥,那就交给我吧,我会转交给他的。”赤司伸手拿过信。

“谢谢。”丽子递给赤司的同时,听到赤司礼貌地回到,优雅的嗓音让她愣了一愣。

“额,那个,不客气。”赤司走后,丽子的手仍然放在半空,直到有人推了她一把。

“喂,那是一封什么信啊?”

丽子回过神来,“奥,是A&K出版社递来的,黑子君应该有本书要出版了吧。”

“什么?”大家都齐呼一声。

“奥,对了”丽子接着补充道:“上面署名的是光之影,原来黑子君就是那个网络上有名的儿童文学作家啊。”丽子说着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原来女儿一直崇拜的对象就是他的同事啊。

不过,这下更让周围的人惊讶了,“A&K,不是在说笑吧,国内这样权威的一家出版社,竟然能看得上黑子?”说这话的显然是对光之影并没有什么了解,不过也对,毕竟文学圈那么大,儿童文学显然不是主流。

“哎,可不是这样啊,听说光之影这次可被提名MD文学奖了,而且还极有可能当选欸!”丽子在一旁解释到。

“……”众人顿时哑然了。

“叮咛咛咛……”这是铃声响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尴尬的眼神里冲斥着说不出的情绪,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各自走向了该要去的教室。

如果有一个同事。他,弱小,没有存在感,你可以欺负他,但他不能对你有任何冒犯,当有一天你突然得知他其实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时,你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是后悔自己当初没有用平等的态度对待他或者不该在他受伤时雪上加霜?还是怀疑他其实用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而使自己爬了上去,暗骂他卑鄙?又或是坦然地承认他虽然看起来比自己弱小但确实很有才华……

以上都只是一些猜测,显然,作为黑子同事之一的花宫没有这些想法中的任何一个。

这一节的文学课,花宫上的马马虎虎,甚至还因为跑神出了错误。

“这节课后半部分大家上自习吧。”花宫交待后,立刻走出了教室。

心情极度的郁闷,这一切像是一个玩笑,他压抑着心情走到花园一角。

猛得踢了一下花丛,他不禁骂道:“怎么可能!那个家伙怎么可能成为作家?为什么不是我,他我比弱那么多,要成为作家也应该是我啊,而且我明明比他更努力……”
花宫再次回忆起来,自己和黑子是和他大学四年的老同学,两人其实在一开始的那几年关系也挺好的。虽然黑子同学总是一副面瘫脸,但是因为同样对文学的热爱,花宫和黑子倒多了不少的交流。
花宫希望着可以有一天成为一个作家,而黑子对于文学的喜欢只是出于个人的喜欢,并没有显示出多大的欲望,这一点让花宫曾嘲笑他胸无大志。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样,花宫发现自己开始越来越嫉妒黑子。黑子并没有表示要去当作家,但是仅仅发表了几篇文章就轻轻松松地被许多家杂志刊登,而他一直在投稿,却总是收到被打回的结果。

有时候,他不得不承认或许有天赋这么个东西存在,平常人就是再努力十倍,在天赋面前,还不是一点也不起作用!

他开始越来越想打败黑子,就像他想证明天赋这个东西其实和努力都不值一提一样。为此,他决定不惜任何手段。

哼,既然靠实力赢不了你,那么我就只能另想办法了!凡人当然赢不了天才,但是一个废了天才就不一定了。

为了摧毁黑子,花宫开始了决定编织一个很大的网,直到黑子永远都不可能解脱出来。

先是引导校方让黑子留校当老师,然后又背地里给他使绊子让他永远都只能做一个助教,这样,他就会永远地劳累下去,没有空闲的时间,就毫无翻身的机会。

总是在同事之间暧昧地说一些黑子的小坏话,让同事都疏远他,鄙视他,这样,他就会被孤立起来。

没有社会支持,没有人走进你,而你只能被欺负,只能被打压,黑子,你应该很快会撑不下去吧。到时候,你还怎么成为作家,怎么写出作品?你应该只剩下哭了吧!

确实,按照花宫的计算,黑子的以后确实会这样,可是,他怎么会想到,已经被如此打压的黑子却依然成了作家,明明他是比黑子更努力,更想成为作家的啊!

他再次狠狠踢向花坛,“要不是赤司那个家伙出现,黑子你也翻不了身吧!哼,该不是你用自己的身体取悦了那家伙吧,所以才会得到今天这一切!黑子,你果然很有手段啊!”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了。”花宫伸出手掐断了正开的茂盛的一朵蓝花。

“黑子,等着哭的那一天吧。”

————————————————

赤司从学校回来的路上,路过了一家名m的甜品店,想起昨晚和黑子的谈话,赤司笑着走了进去。

显然,对于一个二十来岁的男人来买奶昔,确实有些违和,不过,就装做是给自己的孩子买吧。

“先生您好,很高兴能为您服务,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赤司看了看甜品单,“咳,我女儿,咳,喜欢你们这里的香草奶昔,请给我来个大杯的。”赤司掩着嘴道。

呐,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所以,黑子下辈子你就做我女儿吧。

“请慢走。期待下次看到您和您的女儿一起来。”服务员递过奶昔,有礼貌地说到

“咳!”赤司并未表达什么,只管拿着奶昔转身出门。

“哲也”赤司进门的第一句话

“赤司君这么快就回来了。”黑子充满感激地看着他。

脱下外套,换上拖鞋,赤司拿着手里的东西来到黑子身边。

看着不能动的黑子,果然很想让他更依靠点自己啊,果然,轮椅,拐杖什么的,都是多余物品啊。

看着黑子的手抠着床单,似乎一副极力忍耐的样子,“哲也,你怎么了?”赤司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一旁,伸手去抓黑子的手。

然而,却不想,在伸手的途中碰到了黑子的小腹,黑子立刻一个左腿震动了一下。眼睛里似乎已经有些涨红。

“赤司君,我,”黑子红着脸低下头。

“怎么了?哲也”

“我尿急!”黑子终于说出这句话,在赤司没回来之前他不是没有试过站起来,但是周围没有什么可以支撑的东西,就连桌子,自己也差那么一厘米才可以碰到,无奈,他只好等着赤司。

“噗……”赤司忍不住笑了出来。

“赤司君,请不要取笑我!不然,”不然我很没面子。

“哈,哲也,没有,因为觉得你很可爱而已。”赤司当然不会说这是因为他明明想到买轮椅来的却故意不买。

“哲也,我抱你去吧,想必等了很久吧。”赤司胳膊一个打弯,黑子顺利躺入了他的怀中。

“赤司君,你等在外面就好。”黑子拒绝了赤司为他解裤子的请求,总感觉有些怪怪的,他以自己胳膊好的理由拒绝。

“真的可以吗?可是一只腿不能保持平衡啊。哲也你不想进行到一半就摔倒吧。那样岂不是更难堪。”

“额?……”想来对于平衡感确实还有些差劲啊,黑子刚你脱离赤司的支撑身体就开始站不稳。

“呐,哲也不要逞强奥,我们都是男人,互相了解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赤司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却让黑子觉得自己确实有些婆婆妈妈起来。想来,帮助自己可是赤司君,他都不介意,自己却有什么理由再继续执拗。

“那多谢了,赤司君。”黑子放开赤司的手,靠在赤司怀里,仿佛在说:那就交给你了,赤司君。

感受着黑子的依靠,赤司慢慢地将手滑向了黑子的裤子边缘,大拇指一侧贴着腰上的肌肤,一侧贴着裤子的内缘,轻轻的适度的滑到中央,然后一手按住扣子,一手向下滑去。

黑子的心紧张到了极点,赤司君能不能动作快点儿啊,这样让他很不舒服。

然而,赤司还是没有加快动作,一路向下,直冲到耻骨联合下缘,赤司的手在慢慢向上游走,然后摸着拉链,向外提开些距离,然后慢慢向下拉。

这样的感觉,对于赤司真是妙不可言啊。

然而对于黑子,“额,赤司君,你不会是要……不行啊,”黑子一把按住赤司的手

“怎么不行了?黑子。我们都是男人。没什么不行的。”

“可是这样……很难受……”黑子拒绝着,怎么说呢,光是想想他就不能接受。

“你怕什么?男孩子在一块玩时,不也相互玩玩嘛,哲也,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难道不相信我吗?”赤司将手停在黑子的内裤上。

“可是,赤司君……你当然是我的好朋友,我也相信你,可是……”

赤司静静听着。他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再这样进行下去,可是,要等到黑子懂得他是一个男人,应该有七情六欲该要等到何时?黑子太单纯了,若不稍刺激一下他,恐怕要等很长的时间,而他,期限只有半年啊。

“可是什么?……”赤司问到

“害羞,也害怕,害怕赤司君会笑话我的……”黑子红着脸低下头回答

“怎么会,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优势,哲也当然有哲也的好,这是谁都替代不了的。我又怎么会笑话你。哲也,我是你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吗?”赤司问

黑子想了一会,随即点了点头。真是一个直白又单纯的回答啊。

“所以,最为你最亲密的人,请相信我。”赤司用按住扣子的手紧紧扣住黑子的肩膀。

“要吗?”赤司问

“好。”不仅是因为受到诱惑,因为尿急的原因,黑子暂时答应。

帮黑子解决完问题后,赤司抱着黑子放到了床上。

啊,真是一次难忘的过程,以后上厕所都要这样吗?回想起刚才自己的那部分被赤司握住的感觉,黑子真的一口气憋着,奇怪的感觉,四肢百骸又麻又痒,真是糟糕极了。

一,定,不,会,再,有,下,次!

黑子在心里强烈呐喊着。

然而,他的赤司君还是笑容满面地走了过来,“呐,黑子,我抱你去刷牙洗脸吧。”

————————

简单地吃过几个水煮蛋后(奥,黑子家只有这个。)

两人开始闲了下来,赤司看着一脸满足的黑子,“给,星期五的哲也会收到的礼物奥。”赤司递上那一大杯的香草奶昔。

黑子眨了下眼睛,显然,对于一个二十几岁的人来说,喝奶昔确实是一件很幼稚的事情,但是,赤司竟然帮他买了。

黑子有点呆愣,“赤司君?……”

“你应该说什么啊,哲也?”

回想起昨晚的对话,黑子一笑:“谢谢你。”

果然,笑着的哲也才是更让人喜欢的。
“哲也,还有一件事,不知道你看了会不会更开心。”赤司拿出丽子交给他的信。

“这是什么?”

“自己看奥,不过我猜应该是件好事。”赤司示意黑子拆开信封。

看着黑子展开信,静静地目不转睛地读完所有的字。看着那闪烁的睫毛,赤司已经明白了一切。

未久,黑子放下信,注视着赤司,“赤司君,我的第一本故事要出版了。”这是一种平静的语气。

“嗯,恭喜你,哲也。”

“赤司君,我好开心。”仍然是一种平静的语气。

“嗯,我……能感受到。”

“赤司君……你靠近我一点好吗?”黑子像是请求到。

“好……”

赤司慢慢站近了黑子,可是未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黑子抱住了腰,赤司惊喜。

“啊,总感觉遇到赤司君以后,我的人生开始慢慢好起来了呢。”黑子一股脑地用头蹭着赤司的腰部,殊不知赤司正极力忍耐着。

“谢谢你啊,赤司君,遇到你真的太好了。你真是我的幸运物啊。”

“是嘛,哲也。”赤司实在被黑子蹭的心痒,于是弯下了腰,下一刻似乎要兽性大发,然而,在低头的刹那,他又像低头俯嗅一朵玫瑰一样,吻了一下黑子的额头。

深深地却力度正好,“赤司君……”

“幸运之吻奥,哲也。”赤司用手指抹了抹自己的嘴唇,然后,放在黑子的唇边。

【七夕快乐╮(‵▽′)╭】










































评论(2)
热度(16)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