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赤黑#《意难平》

赤黑9

#黑子有点小自闭,是个文学系老师。赤司是个非专业哲学系老师,温柔属性,不中二。校园,都市。#

chapter       9

爱是一种意识,建立在物质之上,而任何物质都是对立统一的矛盾体。

如果要让这个矛盾体保持和谐,那么它内部相对立的东西就必须相互联系,依存,迁就。

赤司的爱是对黑子的占有,所以,黑子选择成全赤司的所有占有。从身体到身心。

黑子从来没有想过爱是什么,当然他也不会想到自己会爱上一个男人。

可是,当赤司走进他,陪伴他,照顾他,走进内在的他时,他有了一种心里被打动的感觉。于是,慢慢地,黑子对赤司有了一种朦胧的依赖的感觉。当赤司占有他的身体时,黑子起先有一种惊恐,羞耻,甚至厌恶的感觉,但是,看着赤司的脸,听着赤司的声音时,心里又觉得安心了,那双在他身体上游走的手不再觉得陌生,反而自己跟随着赤司的引导毫不掩饰地去放纵。

或许,黑子对待赤司的感情仍是复杂的,有依赖,有感激,有作为回应的爱……但是,只要这个赤司在就好,不论他会给自己带来温柔也好,身体上无尽的占有也好,黑子都会成全他。

因为,一个被从寒冷黑暗的地方带出来的人,只要接触到了阳光和色彩,就再也不愿回到以前的那种环境中了。

黑子尝到了爱,所以他再也不愿过自己一个人的生活。

是啊,以前从来都是一个人的生活,可有了赤司的存在后,他感觉日子终于不再是日复一日,每一刻,似乎都会发生不同的故事。

赤司会带黑子去爬山看日出,这是以前黑子一个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赤司会开着小汽车带着黑子去看海,这是黑子以前想象过的事;赤司会带黑子去游乐园坐一种叫摩天轮的东西,这是黑子以前觉得惧怕的事情,但是,因为有了赤司的存在,他觉得任何事情都可以战胜。

在摩天轮升到最高的位置时,赤司扳过黑子的肩膀,将舌头伸进他的嘴里,“唔,赤司君……”黑子有些脸红。

“哲也,我们要永远在一起。”赤司温柔地许下承诺。

“永远?赤司君,永远是多久呢?”黑子问到

“永远就是赤司征十郎的这一生。哲也,直到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否则,你永远要待在我的身边。”赤司的眼神坚定,用王者般的语气说的。

“赤司君的一生?”黑子低声感叹,这样的话听起来觉得有些困扰,像是被拷着脚镣成为赤司的所属物一般。

但是,这就是爱,是赤司君占有的爱。于是想到这,黑子的困扰消散了许多。

“只要赤司君需要,我会和赤司君永远在一起。”黑子凑上前去主动取悦赤司。

“啊,哲也,记住,你是唯一的,只能属于我的唯一。”赤司摸了摸黑子凑近的脑袋。

赤司温柔地看着黑子,看着这个进入牢笼的猎物现在已然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牢笼便是以爱之名将一个人囚禁起来,这一点上,从目前的结果来看,赤司无疑是一个成功的实践者。

在亲吻的同时,赤司双手环住黑子的腰部,然后慢慢地拥紧,然而这个名为黑子的猎物却没有任何已被套上绳索的自觉,他仍然在卖力地讨好赤司。

这种情况下的赤司当然是得意地,在回应黑子的同时,他已在脑海中构思着接下来的事情。

猎物虽然已经入笼,但是,要适应周围的环境仍需要一个过渡期,所以,必须得给他培养一个习惯,这个习惯就是,让这个猎物觉得离开他后会不能独自生活下去。

所以,该怎么办呢?赤司决定尽一切努力从身体上让黑子习惯自己。直到让他无法自拔!

少经人事的黑子,虽然生理反应迟钝,但是经过赤司的一步步诱导,意识觉醒后,身体犹如婴儿之变蒸。

一开始,赤司会每隔一天,就会对黑子进行一次身体教育,从最开始的笨拙,木讷,到后来的一点点心领神会,黑子似乎已经完全依赖上赤司了。

或许是从未接受过爱的滋养,所以,干涸的花苗一旦接受雨露就会生长地格外令人惊讶。

在一张大大的镜子面前,赤司看着身下的黑子,且不论那充满情欲而喘息连连让人怜惜的脸,黑子的肌肤似乎比以前更加白皙,身段也比以前更加有诱惑力,臀部的肉似乎又丰满紧致了些,从头到脚,没有一处是多余的,而每一处也必不可少。

如此的完美!似乎已经不配让任何人去单独拥有。

赤司忽然生出些惶恐。

做到精疲力尽,赤司抱着瘫软的黑子躺在地板上。休息了片刻,赤司忽然想到刚才的那阵惶恐,于是轻手摩擦着黑子的背道:“哲也,你要记住,这种事情只能和我在一起做!”

“欸……?”黑子当然只愿意和赤司在一起这样,因为换做别人他肯定会觉得恶心。

“你只能属于我,就算你去了再远的地方,我也会跟去的,如果你爱上了别人,那我就会杀了那个人,所以,你啊,只能和我在一起。”

“我不会的,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赤司君。”黑子更近的靠近赤司的胸膛。

“赤司君总是会说出一些让人听了虽然喜欢但也有些担忧的话来呢,就算是为了不让你杀人,我也会和你永远在一起的。我会永远待在你身边,因为,我已离不开你了啊。”黑子在赤司怀里浅声低吟。

“是吗?哲也,你已经离不开我了吗!”赤司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然而为了逗弄一下怀里的猎物,他还是开玩笑地说到:“所以,哲也,如果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那么,你就永远不会看到我了,因为那时的你,已对我不再是唯一的了,而我也不再需要你。”

赤司或许无意地说着,因为确定,他不再害怕黑子会离开,然而也因此没有注意到怀里猎物刹那间消失的颤抖。

那颤抖是因为突然的落寞。

是啊,永远有多长,不是赤司征十郎的一生,只是赤司君不再需要而已,只是自己不再是唯一而已。或许。

————————————

樱花落了,春天走了。石榴花开了,夏天来了。

如果条件容许,赤司当然愿意时时刻刻地守在黑子身边。为此,他已经计划着将黑子如何带入他们那庞大的家族。

然而,作为一个人,其本质是所有社会关系的总和。所以,赤司还是不得不面临着与黑子暂时分开几天。

赤司一边在收拾行李,一边心里哀怨着:啊,果然是我动作太慢了,如果早一点向家里的长辈告知黑子的身份,或许,现在的黑子早已成为我赤司家族的人了,而我也不像现在这样患得患失了。

对于自己重要的东西,当然还是放在家里比较安心。

黑子坐在床上看着地板上臭着脸的赤司,想上去开解,于是伸出手摸摸赤司那头玫红色的头发:“赤司君,一周很快就会过去的,而且这次听你接电话的语气,想必有很重要的事。”

是啊,是很重要的事。因为想削弱赤司家族在整个国家经济中所占的主导地位,政府有意将一部分赤司工业国有化。并非通过高价购买,而是国家派干部进入赤司工业内部,同工人,赤司家代表共同管理企业。因此,作为赤司家族的继承人,赤司作为代表参与这次内部调整。

私有制变共有制,这是国家经济改革的第一步。虽然赤司家族会因此而受到打击,但是,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顺应时代潮流,不断改革创新,不争不显,明哲保身,这是赤司家族经历百年仍旧屹立不倒的原因。

而赤司这次作为代表的目的就是,全面支持国家的行动,在退与进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既能让政府满意,也不必让赤司家其他的方面受到不必要的牵连,将损害最低化。

想到这里,赤司似乎也觉得自己必须要去面对了。将来的他,不仅是黑子的丈夫,也会是赤司家族的家主,在这个风雨变换的国家中,他每走一步,都会牵扯到整个家族的存亡。责任和爱,这才是赤司接下来的人生主题。

“是啊,哲也,即使这般的不忍和你分开,然而,我也有自己必须要去解决的问题。”赤司拉好了行李箱,将它暂时靠在墙角。

“嗯,我会等你回来的。”

“是嘛,就像就在家里的妻子等丈夫出差回来一样,哲也一定要在家里乖乖地等我回来。”赤司说完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

“好的,像妻子等待丈夫一样。”黑子虽然心里有些别扭,在听到妻子这个词,不过也对,自己的身体都交给他了,也做了男女之间才做的事,那么,自己就算做是他的妻子了吧!?

“哈,哲也。说到这个,我忽然想到,我们还需要一个仪式,等我这次回来,我们就正式缔结夫妻的关系吧。”赤司摸了摸领带,向黑子示意。

黑子走过去,一脸羞红,男人和男人的婚礼?这想起似乎觉得有些羞耻。黑子灵巧地给赤司弄好领带,陪着赤司拖着行李箱走向门口。

将要开门,赤司又一把抱住黑子,黑子反应般的抖了一下身体,赤司放开行李箱,将黑子按在墙上。

黑子顿时脸红,“赤司君……”黑子还未说完话,眼前的赤司便已向他压过来。

一个深长的吻,赤司温柔地舔舐着黑子口腔里的每一寸地方,直到黑子再次发出难耐地声音。

“不要了,赤司君……”

听到那一声哀求,赤司慢慢放开了黑子。怎么办,这样的黑子有些诱人啊,可是,再不走就会错过登机的时间……

看着脸色潮红的黑子,赤司用手擦了擦黑子的嘴巴,然后捏着黑子的下巴,用一种温柔的口气笑着说:“哲也,下次我回来,就不许叫我赤司君了。”

“咦……?为什么?”黑子疑惑地看着赤

“叫我征十郎吧,你的丈夫,征十郎。”赤司一笑。

这是承诺,黑子。

等到下次回来时,我就是你的丈夫。

——————————

赤司走的第一天,想他。

赤司走的第二天,想他。

赤司走的第三天,黑子去了一趟出版社。

因为《狼少年》的出版引一片轰动,因此作为新锐作家的黑子,接到了来自各家出版社抛出的橄榄枝,而这其中就包括A&K出版社,这家国内最为权威的出版社。

与A&K签约,就代表着黑子的下一本书也距离出版不远了,黑子觉得这样的上升速度让他有些不适应。

消息的传播总是如此之快,特别是这样一个信息发达的时代。当大众得知黑子也是这一届的MD文学候选人时,更是将其推向了另一个高度。

当你红极一时的时候,所有人都会说你的好,你过去的不幸,他们会说成是上天对你刻意的磨炼;你的内向,不善与人交流,他们会说你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品行高洁;甚至,就算你一副瘦弱的样子,还有永远的面瘫脸,他们也会说,黑子君果然很有性格,说明他是一个比较深沉的人,而且浓缩的就是精华,这更说明了黑子君的与众不同。

听着这些坊间关于他的流传,黑子在他那面瘫的脸上僵硬地扯下一个笑。

所谓的真实,大概永远只有作为引起事件的本人知道。

因为这次轰动,在赤司走的第四天,黑子去了一趟校长办公室。

看着黑子刚进门,校长便如同迎接大师一般将黑子俸为座上宾。

“哎呀,黑子君来了,请坐请坐”

感受着这明显的诧异,平时连站在校长身边的资格都没有,黑子表示有点懵逼地等待着接下来的事情。

“黑子君啊,你现在可是名人了啊,其实早在几年前,我就已经觉得你将来肯定会出人头地,所以就一直将你留在我校培养,现在看来终于是不费我一番苦心啊。”校长眯着眼睛边说着上下打量着黑子。

黑子无言以对,只是轻声的吐出了一个“奥”字。

“所以,黑子君,我现在正式代表我校真挚地聘请你为文学系教授,希望你可以继续在这片肥沃的创作土壤上写出更优秀的作品,也继续为我校增光。”校长亲切的递过聘书

“教授?”这职称也太快了吧,一般从助教到教师,再通过论文发表一系列的事情后升到副教授,然后再转正。印象里,应该是这样的程序。

“校长,我恐怕还没有资格做教授……”黑子诚惶诚恐

“不不,黑子的能力已经在那里了”校长摆摆手。教授算什么?只要能够凭着黑子的名气为学校带来更多的利益,只要能够将黑子留在学校,就算是让他当文学系的主任,也没有什么关系。

“黑子君,不要再推辞了,如果再推辞,你是想说明我这个校长看人看走眼了吗?”校长待着嗔怒又含笑着问到

黑子无语的接受了,他最不喜欢与人周旋,也最怕这种伤脑筋的对话。

“这不就好了嘛”校长伸出手去握黑子的手

作为回应,黑子伸出自己的手,与校长那肉肉的肥厚的手握上。

然而,在握手的那一刻,校长似乎一怔,脸色有些微的改变,黑子看到校长的大拇指在他的手背上轻轻划了一下。

黑子忽然觉得有些尴尬,于是不禁抽出了手。

“那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黑子说道

“啊,没事了。”校长回答着,说着便主动为黑子开了门。

“请,黑子君,以后记得多来这走动走动啊”校长一手拍在黑子的肩膀上。

力道不轻不重,黑子觉得有些异样。不过,似乎又觉得没什么。

出了校长的办公室,黑子深吸了一口气,即将转身要走,却迎来了许久不见的花宫。

花宫仍旧一副往日对他友好的态度,淡淡地给他打了一个招呼,似乎也并没有觉得自己现在火了就对他有刻意的亲近或疏远,这一点让黑子觉得有些欣慰。

“花宫君好。”黑子回以问候。

“欸?黑子,最近怎么不见赤司了,你不是和他走的挺近吗?”花宫摸摸脑袋

“奥,这个呀,赤司君因为有事最近不在,不过也应该快回来了。”黑子回答

“奥,这样啊。那黑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花宫说到

“奥,那再见,花宫君。”

“再见。”

黑子带着任职的聘书,一路上让他有种恍恍惚惚的感觉。穿过几条樱花道,黑子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这几天都没有赤司在身边,不知道为什么,黑子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黑子觉得忽然更想念赤司了,果然,只有赤司在的时候,他干什么都不会觉得害怕,只会更加勇敢。

这一整天,黑子都一直待在屋里,他哪也不敢去,说不定赤司会早一天回来,那么,黑子希望赤司能第一时间就看到他,来证明赤司不在的这几天,他都有在乖乖地等他回来。


从清晨到黑夜,再到清晨……
赤司走的第六天,黑子很想他,很想……

“叮咛咛……”电话声响起,黑子接过,

“喂……”

“是,我是黑子哲也。”

“奥……?”

“是赤司君吗?”

“奥,这样啊”

“我这就来。”

放下电话后,黑子拿起衣服出了小屋。

评论(2)
热度(9)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