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赤黑#《意难平》

赤黑11

#黑子有点小自闭,是个文学系老师。赤司是个非专业哲学系老师,温柔属性,不中二。校园,都市。#

chapter          11

黑夜会赶走所有的喧嚣,只有黑夜才能给我安全。

原来,我最适合生活的还是黑暗里啊。

黑子看完了那段视频,视频里的自己淫#乱不堪,被好几个男人粗#鲁地玩弄,自己的下#身被不停塞满各种东西。而他,嘴里含着晶莹的液体,不停地哀求,“求你,求你,……”。

一夜淫#乱,他怀疑那个赤身裸#体的人究竟是不是自己?然而,屏幕上的自己,如此清晰。这个名为《我们与x作家的一夜》的视频在网上点击率爆红。

那几个男人都没有给予正脸,而黑子确是完全的特写镜头,身体的每个部位,甚至每个毛孔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黑子有种呕吐的感觉,他从来没有恨过像现在的自己。

外面突然下起了雨,黑子冲进了雨中。

如果,能够洗掉这一声的污秽与肮脏该多好。这样的街道,因为大雨,没有一个人出来。

所以,卑微的,弱小的,肮脏的,下贱的东西们都出来吧。

“这样的他,连捡垃圾的小老头都不如啊,看来以前他是高估自己了”黑子在樱花道上看见一个打着雨伞正在翻垃圾桶的老头感叹道。

“嘿嘿……”老头朝他露出一个猥琐的笑,他看了想吐。然而,身体混合雨水的所发出的潮热更让他觉得想吐。

黑子觉得四下茫然,站在十字路口,他该朝哪个方向走呢?

赤司的电话他依然没有打通,不管是不是被抛弃,现在的他,就算是站在赤司面前,也是无地自容。

“想死吗?”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死吗?”黑子想了想,要是想,也不会活到现在了。

“可是,为什么自己还活着,活着生不如死?”黑子迷惑

那声音似乎近了,在黑暗里,似乎有一个人打着伞向自己走近。

“黑子,我在这等你很久了。”

“奥,你是谁?”黑子问到

“哈哈……”那人舔了一下手指

“看来你的脑子确实坏掉了,你好好看看我,我是花宫啊!”那人如恶童一般靠近黑子,凌厉的目光看着黑子,然后,低下头,舔了一下黑子的脸。

“怎么样,是不是又有了反应?”

“……”

见黑子不说话,那人似乎有些急躁,本来想在这好好地羞辱一顿黑子,然后看着他伤心不已的模样。可是,这家伙竟然不为所动。

难道这家伙真是石头做的?

雨水顺着黑子的蓝发流下,黑子面色铁一般坚硬。

许久,“那件事是你做的?”黑子问到。

“哪件事?你不说具体我怎么知道?”对面的恶童摸了摸脑袋讥笑般问到

“你知道的,最近发生的关于我的一切。”

“啊?这个啊,黑子怎么会怀疑到我呢?毕竟,我可是你的好朋友啊!”恶童再次笑着回答

“为什么?”黑子压抑着心中的怒火问到

“什么为什么?”

“我从来都没想过去伤害谁,可是,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毁了我会让你有什么好处?”黑子提高声音问到

“好处?当然有好处。”恶童终于不再掩饰,终于露出了凶狠的表情。

“我从来和你没有丝毫的瓜葛。”

“怎么会没有!”花宫狠狠的掐住黑子的肩膀。

“你当然不会知道我,你怎么会知道!黑子,一直以来我都嫉妒死你了。”

“啪……”花宫给了黑子一个耳光。

“为什么?为什么受到青睐和眷顾的人总是你?”

“我从来没有被青睐和眷顾过!”黑子甩开花宫的手

“哼,你当然可以这么说。你们这些天才是不会懂我们这些凡人的挣扎的。明明你和我都喜欢文学,可是,为什么你写的东西总是被欣赏,而我写的东西就连垃圾都不如呢?你说,这是为什么?”花宫揪住黑子的衣服,似乎要将黑子摔倒在地上

“就是……因为这个吗?”黑子用手去扣花宫的手,他被勒得有些喘不过气

“难道这还不够吗?喜欢着,努力着,执着着,可是,为什么大家都喜欢你的文字,而对我不闻不问呢?明明我比你更努力,更热爱文学啊!你总是装着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但是却总超越我,这就是不公,是上天的不公。我痛恨那些有天赋的人。”

“可是,就算毁了我,你会写出好的作品吗?”

“哼,当然不能,但是,毁了你,我就赢了你。凡人当然赢不了天才,但是,一个被毁了的天才可是轻而易举的奥。”花宫撩开黑子,看着那人摔在雨水里,他无比解气地舔了舔手指

奇怪,明明被狠狠地摔,可是为什么感觉不到疼痛呢?难道我已如此麻木了嘛?坐在地上的黑子目空一切。

“哈,黑子,你的赤司君呢?想必他也看到视频了吧。哈哈,他怎么不来找你?是他已经不要你了吗?也难怪,作为一个高高在上的贵族,面对这样一个肮脏的你,他会觉得避之不及吧。”

黑子不再说话,因为花宫说的正击中他的心。

看着黑子那一言不发的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懦弱,无能,不会反抗,像一块石头。

“喂,你说话,是不是被我说中心事了?”花宫一把揪起黑子

“是不是想哭呢?被我欺负成这样是不是感觉人类都很坏了?哈哈,那我告诉你,就是这样。至于你在书里写的那些什么纯真与善良,那都是屁话?也只有像你这样的傻瓜才会写出这样的东西。”

“不是这样……”

“什么?”花宫掏了掏耳朵,装作没听见问到

“我说不是这样!”黑子大声说到

哈,终于不再是一副面瘫脸了吗?花宫表示很感兴趣的问到:“那是什么?”

“如果我写的那些纯真与善良是屁话的话,那么,就不会有读者来看。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坏人的话,那么就不会有这么多的读者。所以我说,这个世界并非像你说的那样!”

“哈,这是我听到的最讽刺的话。”花宫讥笑到

“黑子,你真是个笨蛋啊,所以,你才会有今天的下场!”

“你想说什么?”

“其实,一直以来你都知道吧。你并不是一个迟钝的人,也并不是一个单纯的人,在你身上发生的所有的事究竟为什么你都心知肚明!”花宫瞥了一眼黑子。

花宫接着继续说道:“你知道所谓的人情冷暖,你知道大家对你背后的嘲笑,讽刺,甚至嫉妒。你知道其实他们一直以来都会刻意的打压你,孤立你。并且你也知道,他们之间其实也存在着很多矛盾,只不过表面上看起来融洽而已。奖金之间的明争暗斗,各自在背地里的拉帮结派,互相给对方使绊子,就算你对着你笑,那也可能是笑里藏刀……你并不是所谓的自闭,你只是不想加入我们而已,所以一直把自己孤立起来,学会装聋作哑,只是不想面对而已。”

“黑子,我嫉妒的其实并不止你的才华,我更嫉妒你的坚强。就算这个世界是这样的充满肮脏,你却始终独善其身。你为什么不加入我们呢?你干嘛还要保持着干净?你越是干净,越是坚强,我就越嫉妒,越恨不得让你满身污秽,打击得你流下眼泪!”

花宫说着激动着摸上了黑子的脸,“你小子倒是哭啊!”

“花宫!”黑子推开花宫的手。

这一刻他该如何形容呢?无疑,从某一角度来说,花宫确实说中了自己。

孤独如黑子,其实他不想与太多的人发生复杂的社会关系,他不愿去好好种一朵花,其实,是因为自己对周围的人和物看得太本质了。

说到底,人和人之间,也不过是利益的关系罢了。

看着扭曲的花宫,黑子不禁想到了那些已经扭曲了的人,他们现在在干些什么呢?或许他们仍在温暖的,光照下的温室里精打细算着。

看着如此冷静沉默的黑子,花宫再次恶劣的摇着黑子的肩膀,“喂,哭啊!难道你的眼泪已经流干了吗?哈哈……”

他一直以来都不清楚为什么想让黑子哭呢?一个男人的哭泣有什么好满足他的呢,可是黑子不一样。

干嘛总装得那么坚强,他明明就那么瘦小,却为何总是不哭。而自己,在面对一次次的退稿,在面对社会中的诸多无奈时,也竟然哭了出来。他无法改变逆境,他只有学会改变自己,可是到后来,他也发现在自己是这样的扭曲。以前的梦想和想要去过的生活,都距离现在越来越远。

可是,为什么黑子就不一样,为什么那家伙明明比自己还要活得辛苦,可为什么他能坚持下来?花宫不服气,他不相信社会改变了大多数人,却没有改变这样一个弱小的黑子。

所以,他要看着黑子流泪,看着黑子向这一切屈服。

“我永远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黑子向后退了几步,仿佛眼前的花宫就是一个拉他跌入深渊的恶魔。

呵,哭?那似乎就像生活在地底的老鼠指着垃圾对自己说:“下来吧,下来吧,这里有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

黑子当然不愿意下去。

“没有意义的事,呵,你是在教训我吗?”花宫厌恶的说到,作为现在的黑子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然而,自己却像被看透了一样。

“没有,我没有想教训任何人的意思。有时候我也想哭,可是,哭不是代表自己更软弱吗?别人越是想让我哭泣,我就越是想要放声大笑。其实你刚才说的很对,这个世界也许就是这样,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选择,至于要去走什么样的路,完全把握在自己的手中。所以我觉得你没有道理来怨恨我,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而已。”

“是我自己的选择那又怎么样,是这个社会逼我的!”花宫再次靠近黑子,黑子不得不又往后退了一步

黑子,没想到你反而来教训起我了?为什么?为什么我做什么都不如你,明明是来看你露出软弱的一面的,可是,现在的我,如此的伤害你,你还是可以一脸平静?

你究竟是不是一个正常的人?

“花宫君,其实你也是可怜的。”黑子看着花宫狰狞的面部,可是,不知道心里的哪根弦拨动了一下也让他这样认为

“哼,可怜?可怜的是你吧,明明都是一个过街老鼠了。或许你也该猜到了吧,不仅出版社,校方也已经解雇你了,现在到处的人都在指责你,向你泼脏水,过不了多久,你就应该呆不下去了吧,不知道到时候你可以去哪?”花宫尽量说出黑子接下来艰难的未来

“黑子,这一切可都是拜我所赐啊,哈哈。来吧,打我吧,朝着我发泄一顿,或许你会舒服一点。”花宫说着坐在了地上。

冷静的黑子果然让他失去了底气,所以,看着那个人揍自己也不错,不管出于什么,他就是想看到那个平静之下的黑子,就像看到那段视频里受药物控制而不断发出呻吟的黑子,这让他有一种快感。

“如果说恨你,的确。我现在恨不得让你残废,可是这样又能怎么样?你会去证明我的清白吗?这种事做了就是做了,这个污点将会终身伴随着我,我的人生已经被你毁了。所以,我打你有用吗?或许你还可以利用这些伤痕再一次的污蔑我,所以,我为什么要给你制造这个机会呢?”

“黑子?……”花宫看着黑子,那脸仍旧如此坚毅。

“是因为打我怕脏你的手吧!”花宫自嘲到

“不,拜你所赐,我已经很脏了。我走进这雨里,就是为了洗一洗自己,然而,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呢。”

“呵,呵呵……我算是败给你了,到最后你都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出丝毫的软弱啊……”花宫站起身来,“不过,你的内心真是这样吗?”

“……”黑子没有说话

如果说不痛那是假的,面对毁掉他所有的人,他怎么能镇静下来,他的内心在撕扯。可是,即使如此,他仍然要坚强。

他不会在一个比自己还软弱的人面前去显示软弱,更不会在一切黑暗的,不公的,他所唾弃的势力前表现出丝毫的软弱。

这便是他一直以来活着的尊严。

“你尽管恨我吧,甚至想出任何手段报复我都可以,但是,我是绝不会向你道歉的。呵呵,笨蛋……”

花宫再次以恶童的姿态捡起了地上的伞,雨水已经将他的头发冲得盖住了眼睛。

为什么,总是被你打败?我已经伤害你至此了啊。

不过,黑子,我是永远也不会道歉的。

雨水顺着花宫的脸流了下来。

可是,如果是雨水的话,又怎么会是咸的?

【一两章后完结,然后会有两个番外,大概。感谢喜欢的你们,感谢陪伴。(*๓´╰╯`๓)♡

天啦噜,刚又被系统删了。委屈,这么小清新的一篇文(。•́︿•̀。)】

评论
热度(3)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