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赤黑#黑子比赛时被篮球砸到

*于是我又走上了写段子的道路,欢迎各位的脑洞来访。。◕‿◕。


【黑子比赛时被篮球砸到】
高中最后一场的winter cup对于黑子来说是尤为重要的,虽然这个重要性对于进入决赛的每位队员来说都是一样的。
“不,不一样的。我要赢,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想要赢。”黑子握紧拳头,对于他来说,这不仅是他高中最后的一场篮球,也或许是他作为篮球队员来说最后的一场篮球。
高中后,他会进入东大的文学系,从此与篮球无缘,这一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因为腕关节腱鞘炎的关系。
这是一个做了很久的决定。
所以,最后一场比赛,怎么也要把对篮球的所有热爱全部发挥地淋漓尽致,这样才不辜负他曾那么喜欢的篮球。
黑子几乎用尽全力,尽管腱鞘炎一直在折磨着他。这种病其实不算大病,是因为长期固有的姿势所导致。因此,他越是努力练球,伤痛就越加重一分。
最后的决赛和他第一次登上这赛场时如此相似,黑子因为对手的强大而稍皱了眉,不过也许这样正好。
他和赤司那种说不清的关系始于这样的展开,如今他要告别赛场了,这样的告别方式或许称得上是,善始善终?随便吧,最近对成语有些混乱。
那人早上有喝牛奶,所以说话的空气中似乎飘着!青草味:“恭喜你,哲也,终于又一次和我一同站在这里”
“赤司君也是,黄濑君的成长不容小觑,他如今可是最可怕的对手”
赤司笑了笑,他的胜利是绝对的。
在决赛前,黑子曾向赤司郑重的提过一个要求,“赤司君,决赛时请务必用尽全力,这样我的篮球才没有遗憾。”
赤司没有说话,黑子的情况他都知道,甚至劝说黑子大学后放弃篮球他也有一份。只是现在这个人面对自己让他务必用尽全力,他还是有些……额,是心疼啦。只要黑子说一句“赤司君,手下留情”,或者什么都不说,他也会为了那个人而成就那个人的梦想。他的胜利是绝对的,但是只有黑子在这个绝对之外。
赤司皱了一下眉,“那是当然,你可别忘了,是谁教你打篮球的啊,哲也。”他虽然心疼,但是他更知道眼前这个人的坚持和倔强。
这场比赛堪称精彩绝伦,两个队伍都配合非常完美,上一次的冠军洛山和上上的冠军城凛不论在防守和进攻上都表现出了相当的王者气概,但两王相遇总要决出胜负。在比赛还剩一分钟的时候,城凛落后洛山2分,这并不能代表胜负,因为一分钟之内可能发生很多可能,但是对城凛来说却压力十足。因为洛山的绝对优势就是防守。
如果他们已经放弃进球,那么接下来就是功不可破的防守了。怎么办?已经作为队长的黑子明显有些计无可施。火神还在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然而得到的结论也只是“毫无可能”这四个字。
比赛剩下最后三十秒,黑子虽然还是不愿放弃,但是强大的洛山犹如铜墙铁壁,给人无法感动的绝望。上一次他们可以为了帝王的尊严而选择进攻,但是这一次他们又会怎么选择?
没有人会知道,只有篮球告诉人答案。
黑子忽然感觉一只篮球向自己击来,接着脑袋钝痛,黑子在比赛时被篮球砸到,肇
事人正是赤司。
走上前来的赤司用手摸着他的脑袋,拭痛一般说到:“你该不会以为我们会胆小到如此地步吧,黑子。难道你忘了我是谁?”
“唉?”黑子一愣,顿时赤司拍起球从他身边擦过。
“火神君!”黑子大喊一声,火神以不可想象的速度移动到赤司面前,那家伙早已眼里充斥着电火花。
而就在这时,赤司忽然向后退了一步,球即将传给洛山的队员,而他的周围没有任何防守。
“可恶,绝对不可以!”黑子迅速移动,用手腕狠劈下篮球,没有人清楚他是从哪个方向来的,但是所有人都看见了他拦截到了那个球。
比赛只剩下四秒,还可以干什么?或许一次完整的深呼吸。
黑子奋力的向前跑去,与上次不一样的是,这次是他一个人篮球,他要做最后一次完美的谢幕,不论成败。他运球的力度如此之大,或许连叶山都要震惊一下。
所有人在那最后的一秒似乎都被时间凝结,而唯一能活动的就是黑子,在哨声响起的那刻,三分线上黑子转身,然后他们听到了球擦过篮筐然后落地的声音。
“咚……”
黑子赢了。
他的篮球生涯再无遗憾。


不过即使过了这么多年,赤司仍旧有一个不能对黑子说的秘密。虽然他们的关系已经发展到互赠戒指了,但是他还是不愿告诉黑子这个只有他自己明白的事实。
这个事实其实也简单,黑子问过他好多次,“赤司君,那时候你问我“别忘了我是谁”是什么意思啊?”
赤司笑了笑,仿佛承认那就是他中二的一种表现。
他或许永远不会坦白地对黑子说“我就是实现你所有梦想的人啊”。

这是个事实,只有他自己知道。

评论(1)
热度(34)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