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今早起来,下雨,凉意袭来。洗漱后,冲了一杯燕麦,然后坐在窗前桌边。隔壁的一枝凌霄花爬过围墙,触到了窗前,我本一直以为凌霄八月而开,原来错了。中午时分,披了一件外套,准备练字,刚坐下,雨大了起来,斜线似的雨,噼啦噼啦……凌霄枝叶撩乱,电线上的水珠,屋檐上的青瓦,像画。

评论
热度(1)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