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他一直爱你》

   

  第九章 

   

  蒙浅雪将自己这段时间来用的护肤品悉数拿了来。 

  “林姑娘,都在这儿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吗?” 

  林奚接过蒙浅雪递给的化妆盒,轻轻地拿起来看,包括上面的成分,保质期等,直到看到护手霜时,她的脸色有轻微的改变,但并未被人注意到。 

  这款护手霜从表面上看来和市面上的同类护肤品没有什么区别,主要成分也都是水,矿脂甘油之类的,但是其中的一种银杏提取物却引起了林奚的注意。  

  一般用于化妆品的银杏提取物含量不超过百分之二十,但是这里却用到了百分之五十。银杏提取物的过多使用会有出血倾向,而且联想到萧平章之前服用的药物,林奚一下子茅塞顿开。 

  但是,如果当下就把这件事告诉大家,她不知道蒙浅雪会是怎样的感受?而且,这种化妆品中的银杏提取物含量如此之多,一般的正规品牌也是万万不会生产的。 

  这样看来,事情似乎要复杂一点,无论是顾及蒙浅雪的感受,还是一些萧家的私事,她都不应该在此刻这么直接了当地把萧平章的病因说出来。 

  林奚打开护手霜的盖子嗅了嗅,说:“您的这支护手霜最好还是不要用了。” 

  蒙浅雪急忙问:“为什么啊?” 

  林奚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刚才只是看你的手上有些红点,所以就有些怀疑你是不是对哪种护肤品过敏,我刚才发现,果然这只护手霜,里面有一种东西是会让人过敏的。” 

  “奥,这样啊,我就说吧,我怎么突然间手上有红点了呢?虽然也不痛不痒的。”蒙浅雪低头检查着手,林奚顺手将那只护手霜装进了上衣口袋里。 

  林骞之虽然看起来也觉得林奚这一举动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隐隐觉得哪里似乎不对。这时萧庭生问道:“那么,林姑娘,平章过往服用的药有什么问题吗?” 

  林奚道:“都没有问题的,我刚才也看过了大公子的检查报告,西医上虽然没有明确病因,但中医方面和师父的推断一致,所以接下来需要服用一些中药,而之前的一些药物可以暂时停用了。” 

  “那,林姑娘,这次的治疗效果会怎么样呢?” 萧庭生问 

  林奚看了眼爷爷,林骞之默认似地点了点头,林奚道:“医家不能说多少把握,但是我可以说的就是,这次的治疗应该没什么问题,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星期之后就会有结果了。 ” 

  这个消息对于萧家人听来,简直是这段时间以来最好的消息了,就像一场的冬雪过后,终于迎来了真正的春天一般。 

  萧平旌激动地握紧萧平旌的手说:“大哥,我就说吧,林奚是真的厉害。” 

  

  林奚开了方子后,萧庭生本来打算留林骞之和林奚在萧家吃饭的,但是林骞之接到徒弟宋歌的电话,说研究室里出了一些事情,一味中药在萃取成分的过程中与文献描述的有差异,于是便急急忙忙地赶回去了。 

  林奚其实刚来s市没几天,本来是打算过来这边看看师兄和爷爷有什么要帮忙的,但是这阵子流感病毒基本已经得到了控制,所以自己也没有什么固定工作,只能偶尔随着爷爷出诊。 

  本以为可以随着爷爷一起回去,但是蒙浅雪却拉着她不放人,林奚第一次见到这样热情而亲切的人,如果换作一般人,她一定会排斥这种自来熟,但是对于蒙浅雪,她能感受到一种真诚和单纯,这种亲切似乎天生的,并且是那种对于一类人一见如故的亲切。 

  蒙浅雪拉着林奚的手坐在石凳上说:“林姑娘,我怎么感觉一见到你,就觉得我们好像曾经是一家人似的,不由得就很喜欢你。” 

  林奚的脸有些发红:“您说笑了。” 

  “哎呀,怎么还是您呀你呀的之类,你以后就叫我蒙姐姐吧,我本名叫蒙浅雪,以前和萧家是邻居,跟着他们一起长大的,后来就嫁给了平章,这已经是我们结婚第三年了。” 

  蒙浅雪说到这,脸上便露出甜蜜的笑,不过林奚却觉得更加为难了,如果让蒙浅雪知道,这次让萧平章失明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因为她,那么不知道她会受到怎样的打击。 

  正想到这些,忽然间,萧平旌不知道从哪里过来了,“林奚,我到处找你呢,原来你在这里。” 

  “你,找我干什么?” 

  “咱俩这不是分开这么久了吗?见了面当然要说说话呀。”萧平旌说完后,这才注意到了蒙浅雪,转头又说到:“原来大嫂也在这儿呀?” 

  蒙浅雪显然有些惊讶,暼了萧平旌一眼,问道:“怎么着,你俩认识呀?” 

  萧平旌回到:“大嫂,我们是去年我拍戏时认识的。” 

  这就话其实说的有些暧昧,而萧平旌显然是无心,并且似乎还沉浸在交了朋友的高兴之中 。 

  然而蒙浅雪却不这样想,所谓长嫂如母,她可是一直都在意着萧平旌的终身大事。这下听到他这样一说,立马将眼光投向了林奚,眼里有光并且很期待地问着林奚:“那林姑娘和我们平旌现在的关系是?” 

  林奚被这样一问,脸顿时更红了,蒙浅雪这样的眼光,这样的语气,同作为女性的她,一下子就觉察到了这句话的弦外之音,可是,她可从来也没有想过被人误会会与刘源,奥不对,现在是萧平旌,有这样的关系,于是回到:“我们只是认识时间不久的朋友而已。” 

  “对,我们是朋友。”萧平旌高兴地回答着。 

  蒙浅雪实在不懂萧平旌在高兴什么,看了他一眼,有些意味深长地说:“平旌,那你就和林姑娘在这里聊吧,我去看看你大哥。”接着,又同时看着萧平旌和林奚,说到:“林姑娘,那我先走了,让平旌在这里陪你吧,待会儿回去时也让平旌送你。” 

  萧平旌回到:“大嫂,我知道了。”,林奚则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当林奚第一次见到刘源的时候,她只是觉得照片上的那个人笑起来跟小时候的男孩有点像,但是也仅仅是如此。然而,现实有时候比小说还要离谱,现在的刘源却突然成为了小时候的那个男孩。 

  记得童话故事里有一个小王子,他有一朵玫瑰花,小王子每天都会给玫瑰花浇水,捉虫。 他在这朵花上倾注了时间和心血,所以即使是一朵普通的玫瑰花,那么对于小王子来说也是特别的。 

  这么多年来,那个下雨天里叫做“萧平旌”的小男孩就像是那朵小王子的“玫瑰花”一样,林奚将他珍藏在心里,默默等待,然而,与小王子不同的是,小王子的玫瑰花开出了美丽的花朵,而林奚的花却开出的并不是玫瑰。 

  现在的萧平旌并不是林奚一直以来想象中萧平旌。其实她一直都在想,如果小男孩长大了,那么,他会是个什么模样?生的什么性情? 

  然而,当她真正看到这些时,所有曾经的想象都被打碎了。她所喜欢的,珍藏的,也不过是她在想象里对他小时候的延伸。在想象里,她觉得萧平旌应该是一个温柔,善良,绅士……所有美好集中于一体的白马王子。 

  但是现实就是现实,真正的萧平旌,在岁月的流逝中,已经成为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可是,不管他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林奚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了。他的过去,她不曾参与,那么,她也没有什么资格要求他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之前的记忆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人的。 

  林奚忽然才恍然觉得,这么多年来,从小到大,小男孩还是小男孩,不管他是刘源,还是萧平旌,对于她来说,幼年的那场雨,那场相遇,都已经是过去的时间里一段该被遗忘的虚空了。 

  那么,就在此,此时此刻,此地,该为以前的记忆画上一个句点了。 

  

  林奚从萧家一路出来,萧平旌在她耳边说了好多话,可是她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只偶尔礼貌性地点头,点头,点头。 

  终于出了门口了,萧平旌先是拉住她,问道:“林奚,你怎么了?虽然我知道你平日里不怎么喜欢说话吧,可是今天似乎看起来脸色也不太好,你哪里不舒服吗?” 

  林奚被这么一问,自知刚才因为心里想了太多东西,所以会有些失态,便回到:“我没事。” 

  萧平旌见她终于开口说了句话,说到:“那你在这里等等我,我去取车,一会儿就来。” 

  林奚正犹豫着说“不用你送我了”,然而,萧平旌早已跑开,笑容洋溢。 

  那个人的笑容不忍心让人拒绝。虽然她已经决定把萧平旌当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和她认识不多久的人来对待,可是,她也会不经意间觉得,她一看到他笑,心的某一个地方便会突然地软了下来,就像她的整个人看起来虽毫无破绽,却仍然存在一个无法让人看见的漏洞。 

   

  敞篷车行驶在公路上,笔直的马路一眼看不到尽头,随着车子的行驶,两旁的树木像是列兵一般被抛在后面。 

  车子忽然加速,林奚的头发有些乱了,发丝被吹拂过她的脸,其中几根还被她吃在了嘴里。 

  林奚曾听过一些报道,说某些明星或者富二代,喜欢在路上飙车,结果发生车祸。她现在很是怀疑萧平旌有这样的趋势,所以心里不免有些担心。 

  她稍稍地看了眼旁边的萧平旌,那个人除了嘴角似笑非笑,没有任何的表情,不知道他这样的笑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刻苦训练形成的。 

   惯性的身体后移还不能适应,让她有轻微的心悸,但是也无法开口道出。

   好在这段路上的车辆很稀少,尽管车速很快,但是林奚最终还是慢慢地也适应了下来,风从她的周身吹过,远看,是油画般天空和树,这时她才觉得这样的感觉真好。 

  不是她孤陋寡闻,只是她一直都像一个乖乖女一样成长,所以这样难得的飙车机会她从来没有体验过。一阵的心慌之后,在如同狂野的宽敞大道上,她觉得心情淋漓尽致的放松, 因为心里开心,脸上自然有了光彩。 

  坐在旁边的萧平旌在林奚未注意到的时候笑了笑,这样突然的飙车或许是一时兴起,但是,令他这样做的理由是,想看看总是一丝不苟的林奚偶尔也会露出的惊慌的表情。 

   

  车子在快速地驶过笔直的林荫道后开始慢慢进入一片原野,弯弯曲曲的柏油马路旁开着还未开放的向日葵,就像在春天的季节里,它们就应该含苞待放。 

  一首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随着天空中出现了晚霞,一片片云织的大块颜料,在天空中被青色的水彩渲染开,然后又加进了粉色,橘色,蓝色,白色…… 

  歌曲并没有歌词,是一首吉他纯音,岸部真明的《少年の梦》。 

  曾经多少往事,过往已成云烟,青涩的,痛苦的,难忘的……不知道喜欢这首歌的你,少年梦里,有没有我的影子? 

   

  在向日葵花海穿梭,似乎没有尽头,萧平旌难得的安静。他喜欢没有歌词的音乐,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不擅长于唱歌,而另一部分是原因是纯音乐是由听众自己来填词。 

  每次听到这首《少年の梦》,他都会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好像是小时候发生过的事,但是由于记忆遥远,他什么都想不起了,可是那种感觉却总是在提醒他,似乎一直有一个女孩在等他,他虽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她是模样,生的是个什么性情,但是,他知道,那个女孩是对她来说是特别的,需要他去保护一生一世。 

  可是,时间久了,现在他都快22岁了,那个姑娘还没有出现,有时候,他会觉得这样的说辞是自己在自欺欺人,或者是在逃避交女朋友的麻烦。 

  心理学将其称为感受范畴,也就是说,在某种情景下,一首歌,或者其他东西,会让人产生某种感受,甚至错觉。 

  所以,习惯了拍戏的他,演过很多角色,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人生和故事,所以,这样的感受说不定也是因为曾经的某一个角色而产生出的暂时错觉也说不定。 

  他已站在了“少年时”的另一端了,有些幼稚的想法和执着,或许也该慢慢放下了。 

 

     当车子穿过这一片向日葵花海时,车子上的两个人都决定向过去的那个“少年的自己”说再见。 

   

  

  

  

   

  这章感觉写的有些   文艺 ?    

  本来是想根据原剧的剧情走向的,比如接下来公司有内奸了,元启黑化了,大哥残了,父亲领便当了,然后平旌不得不接受家族事业,一步步成为一个冷酷(成熟)的ceo,但是,还是觉得不想苦大仇深了,毕竟就是一个小清新的文,还是开开心心地追求梦想吧,大哥父亲永远是平旌的坚强后盾,然后,他就老婆孩子热炕头吧。。。。 。 

  不过,这种想法也是暂时的。 

  

   

   

  

   

评论(1)
热度(28)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