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他一直爱你》

   

   

  第十一章     莱阳日化 (突然出现了标题) 

   

  调查的事情已经有了些眉目,萧平旌这几天却有些犹豫,因为这样大的一件事,他还是觉得应该告诉大哥,但是又不知道用一种怎样的方式。 

  不过,萧平章却倒是不请自来。 

  他的眼睛已经完全恢复了,甚至由于之前失明过一段时间,现在的视力比以前更好了,任何的细微变化似乎都能被他察觉。 

  萧平旌蹑手蹑脚地将一个橘子剥开,然后递给萧平章,萧平章并没有拿起,只是直直地看着他道:“昨天你大嫂亲自下厨,你怎么也没有过来?而且一连好几天也没见你个人影,你都在干些什么啊?” 

  萧平旌抓了抓耳朵,猫着腰,正想着该怎么说,只听到萧平章又说到:“不许骗我。” 

  这下他知道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毕竟他在查那护手霜的原产地时也动用过家里的人,这事难免不会让萧平章知道。 

  萧平旌这下没有小动作了,但也没有说话,只是起身去抽屉了拿出了几张资料,然后拉了一个坐垫,盘腿坐在萧平章跟前,说:“大哥,我确实有件事要告诉你。” 

  萧平章难得看到萧平旌这么严肃,于是暗暗地心里也做了准备。 

  萧平旌将萧平章失明的原因和过程讲了一遍,然后又翻着手里的资料,指着其中一张说道:“生产这种护手霜的厂家就是这个叫莱阳日化的公司,他们注册的总公司在美国,但是原产地却在中东,我觉得很纳闷,所以这几天也准备找大哥你说。” 

  萧平章心头顿时沉了下来,因为听到中东这个字眼,就不由得让他想到中俄原油管道二线贯通的事情,虽然两者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如今中东方面局势紧张,稍微的风吹草动就让他联想到这里。 

  “大哥,你没事吧?”萧平旌见萧平章一动不动地,也一言不发,于是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萧平章回过神来,回了句:“我没事。” 

  萧平旌继续说到:“大哥,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是,这件事你可千万别怪大嫂呀,还有,咱们家以后可得小心啊,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阴险的手段。” 

  萧平章看着萧平旌,在他眼里,这个弟弟仍旧是一个天真的孩子,阳光而善良,虽然很聪明,但是,对于很多的世间险恶的一面,他既不想碰触,也无法抵抗。

  萧平章终还是微微笑了笑,摸着萧平旌的额前的那缕头发,说到:“我知道了,没事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这件事永远也不会让你大嫂知道的。但是平旌,这件事你也放手吧,接下来就交给大哥吧,纵横商场这么多年,该怎么处理,大哥还是比你熟,所以,继续去做你喜欢的事情吧,家里和公司都有大哥和父亲呢。” 

  最终,萧平章还是决定将一切都自己揽下,因为他不愿看到,以后的平旌也活得像他一样,他希望自己的弟弟,永远都是这样一副阳光灿烂的样子。 

  萧平旌先是犹豫了,然后抬起头看着萧平章,萧平章眼里含着笑意,伸手摸了摸萧平旌的脸,说到:“答应了?” 

  萧平旌点了点头。 

  他不知道这样的决定算不算自私,因为自己从小就知道,自己的任性是父亲和大哥的纵容,他之所以快乐,是因为大哥将他身上的重担几乎全部分担了过去。现在他长大了,身为长林集团的二公子,他应该有属于自己的责任,可是,心性不由人,如果让他去承担那一份责任,他注定永远将不再快乐,所以,还是大哥最明白他,也最爱他。他觉得自己的快乐其实也是一种亏欠。 

  他唯一能弥补这份亏欠的就是,不辜负大哥对他的希望,努力做好自己喜欢的事情,让人生充实着,任何决定和选择都跟着自己的心走。 

   

  一个月后,萧平旌正式复工了。 

  因为消失了一段时间,所以这次经纪人给他接了一个综艺节目,名字叫超能少年团。这个节目是户外真人秀,每期包括他共有五位人气颇高的年轻主持人和一些新的嘉宾,节目内容各种各样,但都是一些惊险刺激,考验脑力和体力的活动。 

  拍摄时间总共一个月,萧平旌跟着拍摄组去了很多地方,抛开那些互相比拼的活动,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这算是一种旅行。 

  夜晚,大家都慢慢睡去,萧平旌和另一个少年一起住在一个帐篷里,或许是沙滩上空气中太闷热,或者又是旁边的打呼声此起彼伏,总之无心睡眠,他悄悄地拉开了帐篷。 

  星夜下寂静无人,摄像大哥扛不住劳累,此时也丢下了孤零零的摄像机,萧平旌一个人来到了海边的礁石上,望着这寂静而辽阔的大海。 

  据说海里有蛟人,在月亮升起的时候,会对月流珠,而他此时正望着海水与天交接处的那轮明月,不知道会不会突然间,出现异象,从海里冒出一个蛟人,他想她哭泣时会是怎样的一种声音呢?说不定会很难听,比唱歌跑调还要难听。 

  从短暂的离开这个行业,现在又重新踏入这个行业,明星对于他来说,或许只是实现梦想的一个敲门砖,而他真正要做的,是成为一个演员,一个受大众和业内认可的演员。 

  以前或许当别人都在说他红或者超级小鲜肉时,或许他会有一些成就感,可是,现在他也终于明白,那些都只是浮华的表象而已,不堪一击。他不能将那些当成一种责任甚至是使命感来完成,因为在面对一些选择的时候,那些东西显得如此轻薄,而真正能留住他的,让他认真起来的,并且觉得可以为之奉献自己一生的光和热,可以一直追求下去,并且永远也不会觉得厌倦的,就是成为一个塑造角色的演员。 

  但是,他仍旧觉得,目前的自己仍有很多的不足,虽然也刚从戏剧学院毕业,拍过几部爆红的戏剧,受到很多专业的不专业的认可,但是,从心而讲,他的成功,有一部分受益于公司的成功营销和一些老前辈的铺垫,所以,想到这里,他有一种脚下空虚的不安感。 

  他的表演能力需要充电,他对演员这个行业有了新的认识,所以,下一步,他决定去演话剧。 

  话剧是最锤炼表演的方式之一,因为表演方式必须一条过,所以身形体表必须过硬,而且舞台上的状况往往千变万化,对手的状况也不能像排练时那样稳定,所以也最考验演员的随机应变能力。 

  想到这里,他突然有些兴奋,恨不得脚下的这块礁石就是自己的舞台,他拿着剧本,背诵,表达,研究,将一个栩栩如生的人物活灵活现地传达给观众。 

  或许由于兴奋,脚下的细小沙石有些滚动,在他左脚发力时突然脚下一滑, 这时身体已经惯性地向后倾了,两只手臂在空中挣扎,一秒过后,萧平旌重重地摔在了沙滩了。 

  冰凉的海水在潮起是漫过他的裤脚,身体没有丝毫的疼痛,反而是一种格外的轻松感,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的释怀与轻松,仿佛眼前的大海都是他一个人的。 

  但是,一个人拥有着一片大海总觉得有一种孤独感,他需要分享,一瞬间,一个名字冒出了他的心上,他不由得想到,如果此刻,林奚和他一起,享受这一切该是有多好。 

  还好手机带在身上,他摸出来,打开信息,不带一丝犹豫地在收件人是林奚的那一栏下写到: 

  我想你了。 

         

               发件人:萧平旌。 

   

  卫星收到信号并发射出去的速度或许并没有人知道,但是在不到一秒的间隔里,远在s市的林奚,在看到这句话时,内心是怎样的一番波动,萧平旌或许从来都不曾知道。 

   

   

   

  (把前面第八章那个有带有现实时间意义的甲型H7N9这一词给删掉了,换成了流感,文章中涉及的超能少年团,也是乱编的,不要对应时间,所以这篇文章的时间应该是现实时间之前之前之前。)

   

  

  

评论(3)
热度(19)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