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他一直爱你》

  

  第十二章         心起涟漪

  

  直到现在,她都还记得童话故事里的那一段对话:

  

      狐狸对小王子说: “……所以你来驯化我是很美好的事情!小麦也是金色的,到时它将会让我想起你。我喜欢风吹过麦穗的声音……”

   狐狸久久地凝望着小王子。

   “请你……请你驯化我!”他说。

   “没问题,”小王子回答说,“但我没有多少时间。我还有许多朋友要结识,还有许多事情要了解。”

  

  正如小王子说的,他还有很多的事情了要解,单单只是一个狐狸,又怎么能让他的脚步在此停留,所以最后小王子还是离开了狐狸。

  童话故事有时候也并不是那样完美,有些结局似乎就是注定的,正如人和人相遇,然后发生些什么,最后也不过是散场。

  记得看过的一个电视剧,里面的女主角说:恋爱,就像沿着一条河岸捡石头,最终每个人手里都只会握有一颗石头,然而,最初你捡到的石头却不一定是最后手里握着的那颗。

  这样带着可能性太多的说法,林奚其实并不喜欢。如果说到恋爱,那么她并不想那么折腾,她只希望这一生弯一次腰,捡一颗石头就够了。

  然而,很多事情似乎总是有“好事多磨”这样的说法,因为一次就中的概率太低,所以至今,她仍站在岸上观望,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前进,不知道那块石头是早已错过,还是时机未到。

  突然回忆起小学和初中时收到的几封情书,那时,她也抱着类似的想法。她不知道生命里这些人的出现,是否值得她去停留,她只是潜意识告诉自己,或许,属于自己的那块石头,仍旧在前面,需要她去追寻。

  她安安静静地在那些情书的背面画上个一个抱歉的表情,然后放到桌屉里。

  

  看到屏幕上的字时,正是凌晨两点左右,林奚刚刚跟着师兄结束一台手术。

   因为案例特殊,虽然林奚还不是医院的医生,但还是以见习医生的名义进入手术室协助。手术结束后,林奚换下衣服,宋歌建议她去值班室里躺一下,之后便去了办公室。

  躺在狭窄的值班室里,这时手机屏幕一亮,林奚拿起手机并且打开讯息。

  顿时,四个大字闪闪夺目。

  二十来年了,从出生到现在,她的心从来都像一面平静无波的湖面,即使当年看到那些情书时,她也依旧不觉得内心有任何波动,可是现在,这片平静的湖面上,却像被丢进了一枚石子,接着一圈圈的涟漪四散开来。

  

   “我想你了。” 她不知道萧平旌为何突然会她说出这样的话,有一瞬间,她甚至认为他可能发错了对象。

  不过想来,就算对象真的是她,那么萧平旌的用意何在?

  “我”指的是萧平旌。“想”是一个动词,代表着思念,想念,和怀念,一般是用于比较亲近的俩个人之间,代表了主体内心一种渴望见面的诉求。而“你”,作为宾语,指代林奚。如果用一段标准的白话的不能再白话的汉语翻译来说,就是:萧平旌此刻,因为某些不知名的原因,对林奚产生了一种渴望见面的诉求。

  这样的说法或许掩盖了许多情感上的修饰,或许有些生理和机械,但是,即使从这么不带情感的角度来看这句话,林奚还是觉得心里有些慌张。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心跳似乎加快,她自测了脉搏,但发现也没有多大改变。摸了一下耳根,突然发现,从耳根到脸颊,竟然是红的,她没有皮肤过敏的先例,所以,这又是为什么?

  

  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说不定也只是萧平旌突发奇想随便一说,并没有太多涵义。其实和萧平旌渐渐相熟了起来后,林奚也慢慢发现,萧平旌虽然是个明星,但并不复杂,对于他来说,喜怒哀乐全在脸上,说什么就是什么,一句话里不会有那么多让人费神的潜台词。

  所以,他所指的“想”就仅仅只是想而已,因为他最近去参加了综艺,所以有好一阵子他们也没有见面了,一个人因为好久不见而对另一个人产生了思念的感觉,这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奇怪。说起来,自己离家这么久了,济风堂里的那株风雨兰,她也想了。

  关于想念,大概就是这样吧。

  今晚的月色很美,银辉照得室内像披上层薄纱,不知是月光刺眼,还是其他,林奚辗转反侧,关于“想念”的解释,她可以说已经理解地理性而完美,可是,仍有一种说不出也不敢深究的情绪在困扰着她,她不断地提醒自己,想念不等同于喜欢的开始。

  这时候,小时候关于母亲的教训又一次告诫了她:在无法确定,不能保证的前提下,不要轻易地去动心,更不要轻易地去爱一个人,除非你是真的很确定,他也爱你。

  

  

  第二天起来,萧平旌被蚊子叮了几个大包,虽然昨晚半夜没有睡好,但是吹过海风之后,却意外的心情自在,一进帐篷,便睡到了大天亮。

  醒来后第一件事,好像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一件期待中的事,仔细回想,他好像在深夜给林奚发了一句极为感性的话,具体是什么?他赶紧打开手机。

  “我想你了。”

  萧平旌感觉有些羞耻,这样的话,他可以保证,目前的人生里,说过的次数不超过三次,一次是给大哥,一次是给父亲,而这是第三次。

  从一些心理角度来说,他其实还是属于一种少年心态。 他私下接触的女孩子不多,虽然也拍过一些恋爱戏,但实际上却并没多大经验。不要说撩妹,甚至直到现在,他都觉得和女孩子独处都有些尴尬,拉手更是觉得羞耻。

  不过,这些状况一般人也看不出来,因为他善于掩饰,最常用的方法,就是不断地找话题,逗女孩子笑,他觉得大家笑了,因为自己内心紧张而表现出的尴尬也就不被发现了。

  可是,林奚却不会让他觉得尴尬,好像他和她在一起,是一件无比自然的事情。

  对于自己发出的那句羞耻的话,虽然有些面红,但也有一丝窃喜,甚至想看看林奚回了什么?

  然而对方并没有回复。

  一瞬间 ,萧平旌心里的那种窃喜包括期待统统都消失掉了,心情似乎经历了一个过山车,此刻回到地面,平静地犹如此刻才刚刚清醒。

  可是,沉默之后,脑子里突然一想:说不定她还没有看到。我发的这么晚,她肯定在睡觉,说不定再过一个小时林奚就看到了。

  这么想过之后,萧平旌开始对今天的一天又有了期待。

  太阳光渐渐强烈,摄制组开始动身,一夜的休息虽然勉强补充了体力,但是他们还有下一个目的地和活动。

  同行的几位明星看起来状态也不是很好,但是,坐上船,迎着海风,顿时精神又都回来了。大家开始高声谈笑,有的对着海面高声呼喊,只有萧平旌躲开了摄像头,走到一旁角落看了眼手机。

  发现手机上除了几个早间新闻外,并没有什么特别消息,他有些失落地关上了手机。

  心情有些烦躁,然后对着远处大喊了一声,队中一个跟他关系好的明星对此有些不解,关切地问道:“刘源,你怎么了?”

  “我没事。”他呼了一口气后说。

  期待,有时候是一件令人焦灼的事情。

  

  对于自己这样的情绪变化,萧平旌还来不及探究,因为下一站的活动是高空挑战,于是便迅速地调整了状态。

  有时候,期待如果没有结果,那么便不去期待了,这样心情反而会好一点,所以在空中时,他步履稳健,又仗着身高优势,不仅照顾好了队友,而且还指挥着队伍一步步完成任务。

  底下训练员对刘源显然是赞赏有加,从他们的观察中,刘源不仅有统筹兼顾的指挥能力,而且智商也高,往往在一些危险细节的处理上很巧妙,于是纷纷在底下鼓起了掌。

  萧平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过,虽然内心是不好意思的,可是,因为虎牙的关系,他脸上关于谦逊的表情并没有表达出多少,反而让人觉得是,这样的笑容,有些骄傲,但就应该是少年人那种风华正茂的样子。

  从高空着陆到山顶,从山顶又回到平原,队员们已经精疲力尽了,经历了整整一个上午下午的拍摄,这时已经日落西山了,云霞荡在天边,一声“卡”,所有人都瘫在了地上,这一期的拍摄终于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返回到酒店时已经晚上了,匆匆叫了客房服务,经纪人和他闲聊几句便去下面安排任务了。

  这时,手机亮了。

  浑然盯着屏幕:一条新信息。

  打开,那条羞耻的信息终于有了回应:

  

  “嗯,我知道了。”

  

                       发件人:林奚

  

  “我知道了?” 他反复地念着这一句话,握着手机在房间走了一圈,说到:“什么嘛?应该说我也想你之类的才是吧!”

  不过,虽然有些抱怨地这样说了,萧平旌却依然嘴角微微笑了起来。

  

  

  

  

评论(1)
热度(32)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