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他一直爱你番外——安如的剧本》


from:安如,主题:《风起长林•云起》

  ②——浮生

        几场秋雨过后,天气渐渐转凉。

  今年开春,平旌和林奚在院子里一起亲手栽植了一株枇杷树,如今虽仍是幼苗,不过也抽了几朵米黄色的小花。

  记得当初种植这株枇杷时,林奚曾说:“枇杷树形整齐美观,叶大荫浓,四季常春,秋孕冬花,春实夏熟,在绿叶丛中,累累金丸,古人称其为佳实。”

        萧平旌自认对于草木的了解并没有林奚那么深厚,所以在这一长串的话里,他能听得进去的也就只有“秋孕”,“累累”,“佳实”之类的次,想必寓意也很简单,应该暗示着他们俩人婚后,会有“累累”的“硕果”吧。

  不过没想到只是他当初的一个暗地里的猜想,这下却真的实现了。

  想到这,萧平旌不禁笑了笑,说起自己第一次得知要当爹的心情如何,那还得从上个月说起。

  那是他去琅琊阁看望了大嫂与策儿回来之后,虽说与林奚也只有半个月不见,但是,他回来后,林奚似乎对他有些生分了。这与前几次他远行归来后,林奚对他的态度大不相同。都说小别胜新婚,还记得第一次他去蓬州的济风堂分行送药材回来之后的那一晚,不说什么天雷地火,翻云覆雨了,起码,林奚比以前主动了很多,这让他对林奚有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赞赏。

  所以,萧平旌很纳闷。

  观察能力超强的他,其实在刚下马车就已经看出了林奚神色上的不自然。她站在长亭,一件天蓝色披风,见他走来时,眼神有些闪躲,似乎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

  就连吃晚饭时也是如此。明明做的菜味道都很可口,都是他们平时喜欢吃的,尤其是这道芦笋烧肉,他觉得很好吃,可是林奚却偏偏一脸嫌弃的样子,只吃了几粒米饭,便说自己饱了。

  其实这也没什么,任是大夫,也有胃口不好的时候,所以萧平旌也没有觉得不妥。

  可是,真正让他觉得不安的总算来了。

  晚饭过后,茶过三盏,坐在院子里,看了会儿星星,流萤在草丛里扑朔了几次后终于收起了光亮,萧平旌也累了。

  于是,洗了把脸,一身尘仆尽去,萧平旌带着满心的期待走进了房间。

  按照往日来说,一般林奚这时已经在等他了,可能已经小憩,可能手里还捧着一本医书,总之不管怎样,都是一种安宁静好的样子。

  走进了房间,萧平旌发现房间内空无一人。问过下人后,才知道林奚自晚饭后,便一直在书房里。


  萧平旌这下慌了。难道这次自己有做错什么?

  想了想,出发之前,林奚也并没有交代自己回来时给她带什么,自己也顺顺利利完成了任务,这一路并没有什么差错啊。

  萧平旌终是想不透,悄悄地站了书房外面。从缝隙中看进去,林奚的确是在看书,但是翻书的速度有点快,萧平旌怀疑她是否真的看了进入?

  又过了一会,只听四下里静极了,下人们都睡了,萧平旌实在有些困了,于是便敲了敲门,说道:“奚儿,该睡觉了。”

  他话音刚落,只听里面传来:“你先睡吧。”

  萧平旌面目有些扭曲,继续说到:“这么晚了,你还是明天再看吧。”说完,他手已经准备推开门了,他想下一步就是将里面的人整个抱起,然后……

  “平旌,我今晚,今晚还有些事情,你还是,还是先睡吧,我,过会儿来……”那声音里似乎有些勉强和挣扎,萧平旌自然知道,一般在林奚不愿意又不好拒绝时,都是这样带着结巴的口气。

  他有些失落,更多的是不安,像一只有点委屈又不知道为什么错了的小狗一步步跺回了房间。

  “冷冰冰的床,才不要一个人谁嘞!”

  “天底下有这样对待自己夫君的妻子吗?”

  “我怎么这么可怜?”

  “林奚,难道不爱我了,吗?”

  一连串的想法在萧平旌的脑子里周旋,他以前没吃过什么爱情的苦,从生下来就有了一门亲事,长大后,也是奇遇般地和那人相识相知相爱,如今相守,什么第三者,苦恋,追求等等,在他这儿都不存在的,甚至,他的定情物早有人给他准备好,只等他慧眼一开,拿出了那把锁,林奚就跟了他。


  想到这,萧平旌才觉得,自己的恋爱教育实在是太匮乏,所以如今才会这样郁闷。

  他在郁闷里渐渐入睡了,可是并不怎么安稳。

  深夜时,林奚轻轻地睡在他旁边了,他能感知到,于是伸过手将她搂了过来,让她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

  好在林奚见他虽有动作,却依然迷糊,于是并没有反抗,并且也伸过胳膊,圈住了他的腰。

  他的心顿时开心极了,但是,也不敢表现得太激动,一直努力地克制呼吸,这种相拥的感觉让他觉得很安稳,他觉得没有什么能比这更幸福了。

  不过,萧平旌还是有一些些郁闷,等他听到林奚的呼吸浅了,确定她的确是睡着了,才慢慢睁开眼,借着月光,仔细端详着那张想了很久的脸,然后和林奚额头相抵,克制又认真地轻吻了她的眼睛后,呢喃一般问道:“你呀,是怎么了?”千万不要让我猜啊,你知道的,我有些笨。

  

  早上起来,林奚已经早早地起了,萧平旌起床后已是大天亮了。他心头的郁闷仍是不减,直到和林奚坐在一起吃饭。

  早上下人做了鸡汤,这是他昨晚特别关照过的,但是,当他刚将盛好的鸡汤递给林奚时,她便突然了呕了起来,一下子整个人看起来很不好,脸色苍白,像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一下子急了,马上端来水,边帮林奚拍背,边心疼地问:“你还好吗?这是怎么了?”

     林奚并没有答他,弯着腰,头垂着很低。

  他心里担心极了。林奚是大夫,而且是个医术数一数二的大夫,如果什么病都到了让她难言的地步,那该严重到什么地步呢!

  突然间,恍然大悟,原来林奚的不开心就是因为这个吗?他真是疏忽了,作为一个丈夫,他真是太不称职了!

  一瞬间,担心和悔意涌来,萧平旌眼睛竟然红了,一颗豆大的眼泪滑了下来,他走到林奚身边,蹲下,红着眼眶看着林奚,说到:“奚儿,是我不好。”


  他本以为,下一刻是两人泪流满面地互说着彼此的誓言,然后深情的相拥,可是,林奚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平旌,你先起来。”

  萧平旌不解地看着林奚,“你不是病了吗?”他没有想到,自己这样一问,林奚却一下子脸红了。

  “我没有生病。”林奚说到。

  “别骗我了,我知道你不想让我知道,你不开心也是因为这个”,萧平旌郑重地说道,“你都这样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所以,不要再瞒着我了,我们是夫妻,一起承担好吗?”

  林奚突然间笑了,手捂着嘴,萧平旌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

  等林奚笑得停了下来,这才抱着萧平旌的脖子,趴在他的耳旁私语了几句。

  “平旌,我没有生病,而是你要当爹了。”

  “什么?”他摸了摸耳朵,仍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你上次走后没几天我就知道了。”林奚笑着看着他。

  “那么,你昨晚又是?”

  “我,我一直在想该怎么将这件事 告诉你。”

  萧平旌这次终于才是真正的恍然大悟,这个消息对于他还说实在是惊喜,他一下又激动地抱住林奚,正准备转圈,林奚连忙阻止了他,他一下子变得小心翼翼起来,慢慢放下了林奚。

  想起当年大哥大嫂多年求子不得,而大哥走时,也没有体会到这份心情,如今,他竟然有些庆幸,与林奚成婚也不过一年,这便有了孩子,上天真是对他太好了,他有点受宠若惊。

  或许,林奚便是他的天吧,他所有的幸福和幸运都来源于她。


  萧平旌现在都不怎么出门了,因为林奚的肚子现在慢慢大了起来,他恨不得无时无刻都陪着她,他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在这安稳的浮生里,和林奚一起,一天一天地,静静地等待着一个新生命的到来。

  


  

  

  

  

评论(5)
热度(38)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