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他一直爱你》


  第十四章             何处不相逢
  
  拉开窗帘的时候,萧平旌意识到今天的天气并不怎么好。窗外雾蒙蒙的,甚至还有玻璃窗上还有几滴水珠。他深吸了一口气,却在呼出的同时,突然觉得身上的衬衫已经抵不住晨起的凉意,于是看了一眼墙上的挂历,十月一号,已是秋天了。
  年初时因为大哥的事罢工了几个月,然后又在最炎热的夏天录了一季节目,如今在y市的话剧团呆了才不过一个月,这一年的就只剩下三个月了。如果这放在以前,他肯定会有一种虚度时光的愧疚感,可是,现在他觉得意外轻松。
  今天有一次团里组织的郊游,地点是y市的琅琊山。鉴于最近团里没有演出安排,所以大家也好乘着这个机会出去玩玩。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后,外面就已经有人喊了,萧平旌拉开行李箱,找了一件格子外套拿着便出去了。
  他们一行总共二十来人,值得一提的是,这次藺晨也来了。
  大家逐个的上了巴士,萧平旌刚一踏进车厢,便看见藺晨坐在第一排靠窗的位置上向他招了招手,他听话地坐在了藺晨的身边。
  “藺老师,你也来了。” 萧平旌说到
  “是啊,天气逐渐进入深秋,琅琊山一带的风景很值得一览啊。”
  “所以,今天咱们是要爬山吗?”萧平旌问
  “爬山?哈,这就是你们年轻人的事了,我一个老头子就坐在山下吃吃茶,找故人聊聊天就好。”藺晨说完,捋了捋自发白的胡须。
  “所以,您这次并不是出来玩的?”
  藺晨点了点头,又说:“也不能全然这么说,只不过是玩的方式不同了而已。”后有笑了笑。
  萧平旌只好也跟着笑,接着问道:“那您是跟我们一块回去呢还是说……”
  “这个你倒提醒我了,杜仲的医馆就在启竹溪一带,距离不是很远,你们走时给我个电话,我跟你们一块回。”
  萧平旌答应了下来。
  巴士自离开市中心后,随着两边道路的风景不停地变化,最后停在了一处上山的入口处。
  “到了啊,各位。” 司机在前面高声说道。
  萧平旌跟着大部队下了车,组织人员便去买票,而就在这时,藺晨和颜悦色地告别了众人,走时,他还转头看了眼萧平旌,萧平旌心领神会地像他点了点头,并目送藺晨离去。
  
  琅琊山并不算很高,但是胜在奇伟险峻,有人选择徒步往上爬,有的人则选择乘坐缆车,这样不到半个小时便上去了。
  这时,买票的人在那朝着他们大声喊道:“喂,你们谁要坐缆车?”
  “我,我……还有我!”只见几个女同志纷纷举起了手。
  萧平旌将手举在了半空中,然后看了看周围的男同志,又默默放下。
  “平旌,一起爬上去吧。”剧团里的小刀子对他说道,“咱们从这爬上去,大概得两个小时,虽然说累了点,但是途中会经过很多景点,比如说桃花坞,空中栈道等,在半山腰还有处观景台,我们可以在那歇歇脚,顺便喝喝茶,欣赏一下山涧云雾缭绕的景。”
  听小刀子这么一说,心情似乎总算有点弥补,萧平旌两手插腰说到:“好啊,一起吧,到时候快要登顶时,说不定还要我来扶你一把呢。”
  小刀子暼了萧平旌一眼,“谁扶谁还不一定呢?”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我也是有腹肌的好嘛。”
  两人便这样边互相取笑边往上走山上云卷云舒,太阳一会儿隐没在云层里,整个山色像是进入黄昏,一会儿太阳又出来,一切又仿佛新生。
  来到山顶时,萧红在内的几个女演员已经玩的差不多了,她们坐着缆车上来,所以准备走着下山。
  萧平旌气喘吁吁地和她们打招呼。这时忽然吹了风,有点冷,瞬间便下起了雨点。
  山顶的众人有点懵,小刀子有点庆幸地说:“幸亏我们上来了,不然在半山腰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这雨也来得真是巧了。”萧平旌咂咂嘴,这山上的风光还没来得及浏览,却下起了雨。
  雨越下越大,很多游客已经坐着缆车下山了,琅琊剧团的众人在山上的驿站里等了一会儿,见雨一直还没有停,于是也决定坐着缆车下去了。
  萧平旌跟着来到了等候地点,一辆辆缆车在维护人员的安排下六个人成一组的往下送。萧平旌和小刀子还有萧红一组,快要轮到他们时,一个电话打来。
  是藺晨的。萧平旌接起电话,电话那头藺晨问他山上是不是下雨了? 他回答,是的,并且一行人正准备坐缆车下去,可能一会儿就到山下了。
  回答之后,藺晨似乎停顿了一会儿,萧平旌问道:“藺老师?”
  藺晨这才回到:“有一件是想麻烦你,杜仲,也就是我的这位朋友,他说他的一位客人今天也上山了,想必这会儿应该在半山腰,你能不能帮忙找找,毕竟还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杜仲有点不放心。”
  “好的,没问题,藺老,那我这往山下走。” 于是藺晨又补充到:“那姑娘穿着一身兰色的衣服,还背着个竹箧,应该很好辨认的,对了,她的名字叫林奚。”
  听到后面的这两个字时,萧平旌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突然没来由地动了两下,不知是出于哪种期待,还是他乡遇故知的兴奋,总之,他觉得很喜悦,但又拼命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挂掉电话后,和萧红说明了原因,萧红考虑了片刻,问到:“那我们在山下的旅馆里等你,到时候和藺老师,我们一块回去?”
  萧平旌马上回到:“不用了,你们先走吧,我到时候还要去启竹溪一趟,可能和藺老一块回去,你们不必等我们。”
  萧红稍微犹豫后,看着他说到:“那好,你注意安全,有任何情况记得打电话给我们。”
  萧平旌点了下头。等萧红他们走后,萧平旌去驿站那找了把伞,然后便往山下走了。
  通往山下的石板很滑,左边是山石,右边是绳子拧成的护栏,如果突然脚下一滑,如果没有抓住护栏的话,还真有可能从这滚下去。这么一想,他突然还真担心了起来。
  往山下走的人并不怎么多,萧平旌走了不一会儿,就瞧见前方转弯处,有一个女子的身影,穿着紫兰色的衣服,身上背着一个类似竹筐的东西,她一边撑着伞,一边摸着左边的石头,但是由于路滑,她的步子很谨慎。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不知道林奚在这见到他时,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想到这,他忽然想起自己演出完毕时看到的那个身影,于是又加快了追赶的步伐。
  在转过弯后,萧平旌终于跟上了林奚,这样的速度比他预想地快。他装作一个路人跟在林奚后面走了一会儿,见林奚没有丝毫警觉,于是便走到了她的右边,并且一声不吭,保持应有的距离并排走着。
  他看着她一步步走,他想,在那么多他不在她身边的时间里,她是怎样地去生活,怎样地度过每一天?他和她不同,不像他那样每天都呆在剧组,去演绎别人的人生,她可能走的路比他更多,所以她的生活应该比他更有趣。
  快要到半山腰时,林奚忽然脚下滑了一下,出于身体的条件反射,她一下子便抓住了站在她右边的萧平旌。
  萧平旌也是没想,一把便扶住她的胳膊。林奚正要道谢,于是一下子两个人四目相对,林奚带着惊讶,萧平旌微微地笑着。
  
  “怎么是你?”萧平旌第二次听到这句话时,林奚和他两人已经坐在了半山腰的观景台中。
  “我也没有想到会是你。”萧平旌将自己被托付找人的事向林奚解释了一番,继而说到:“我发现,你我二人都和这山很有缘啊。”
  林奚听到他这句,顿时想到了去年冬天那次,一时回想起了那时的场景,从去年到现在,虽然他们见过不少次面,但是却从未提及那次的事,想来很多事情已经过去了,倒是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当初。
  “你说起这个,也确实是,上次那件事我应该向你道声谢的。”林奚说完,将两人桌前的茶壶拿起,向萧平旌倒满了一杯。
  萧平旌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然后看着林奚说:“当时不辞而别,后来想起才觉得自己太过匆忙。不过要说起感谢,还是应该我对你说。你治好了我大哥,我们一家人都应该感谢你,所以也请接受我的谢意。” 说着,他也向林奚倒满了茶。
  林奚接过萧平旌递来的茶,同他一样,一饮而尽。
  他们似乎彼此都知道,这样做并不是在划清界限,也并不是在计较谁应该感谢谢,只是很多事情他们都需要梳理,他们的关系似乎已经处在一种各自都很清晰但又纠缠不休的状态。
  萧平旌展了展手臂,问到:“说起来,你怎么会来这里?什么时候来的?”
  林奚回到:“半个月前,我在网上看到了一组图片,说在西南一带的y市,找到了快要濒临灭绝的褐花杓兰,这种花十七年才开一次,与神农本草经上记载的一味药很像,所以便来了。”
  “所以说,半个月前你就来了。”萧平旌问
  “嗯。这里的杜大夫,是爷爷以前的学生,所以当时也没多想就来了。”
  萧平旌看了看林奚,若有所思,接着笑了笑。
  林奚看着他,问:“你又在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一件事,现在确定了而已。”
  他们说话间,山间的云雾翻涌,渐渐地,雨也停了,太阳一半被云霞挡住,一半闪耀出光芒。
  萧平旌站起,“雨停了,你看,那边的景色真好。”
  林奚站到他旁边,看着同样的景色,说到:“是啊,晴空万里,却突然刮风下雨,这会儿又阳光普照了。”
  “就像人生一样,变幻莫测。”萧平旌接着说道
  林奚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此刻在阳光下翻滚的云海。
  “林奚,……”萧平旌说到一半又停止。
  “怎么了?”
  “我,……”
  “你怎么了?”
  他突然想到,人生变幻莫测,或许一个转身,很多美好的事物便消失了,他不知道如何去抓住,但是,心里总觉得,如果机会被自己这样一次次地错过,那么会不会对他的惩罚就是永远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可是,那些难以启齿的话究竟是什么样的语言,他需要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才能让眼前的这个人,永远地在他所能关注到的范围呢?
  “我,我有点……”萧平旌抓着耳朵,林奚看着他。
  “我有点饿了,咱们快下山去吧。”萧平旌说到,然后一下子躲开林奚的目光,一本正经地去拿起林奚的竹箧。
  他突然觉得很后悔,因为转身地那刻,他才知道,其实他很想说:“林奚,纵然世事变幻无常,我只希望你能和我一起,看遍这世间的无数风景。”
  
  
    

评论(4)
热度(25)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