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赤黑#《蓝色幻想与红发安妮》

  one
  #赤黑#《蓝色幻想和红发安妮》 
  ‘ 

  面对这无法抉择的爱恨,Amy捡起了地上的手枪,朝着自己与Tom相同的部位,缓缓,开枪。 
  夕阳照耀着这片土地,鸟儿从篱笆飞过,生活看似平静,然而,又有谁知道这平静下的生与死,爱与恨? 
  end
  ’ 
  电脑桌前的黑子懒懒地敲完最后一个字,然后快速地点击“发布”,这与他平时的习惯大大不同。平时,他都会浏览一遍,先改掉错别字,然后再看看语句间的逻辑,经过一番的删删改改后,他才会安心的发布。 
  然而,今天之所以如此不同,甚至将一个自己才写了一半的故事就这样匆匆结束,只是因为他实在觉得力不从心了。 
  当然,他也知道这样做是有点对不起自己的读者,尤其是那些一开始就陪伴他的读者。 
  在他刚开始写作的时候,在一个论坛上的发了一篇文章,但过好几天也没有一个人来浏览,这篇文章就好像是透明的一样,没有一个人看得见。黑子觉得很丧气,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不适合写作,或许这是一种暗示。黑子按住左键,心里滴血似的准备删掉这篇文章。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窗口抖动了一下,黑子看见一个名叫“红发安妮”的头像出现在了他的对话框。 
  系统提示 : 
  红发安妮点赞了这篇文章。 
  系统提示: 
  红发安妮刚刚评论蓝色幻想的文章:很特别的一篇文章,加油。 
  黑子已如死灰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又熊熊燃烧了起来,他立刻点进了自己的文章,果然,一个叫做“红发安妮”的网友赞了他并且回复了他。 
  这个惊喜让他从刚才的失落中找回了些自信。虽然说写作是一件私人的事,写作者应该是为了写作而写作,而不是为了读者,但是,有时候,对于大多数作者来说,读者的参与就是动力。 
  那个帖子后来陆陆续续又多了些评论,黑子看到后都一一回复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再次登上论坛时,竟然看到 
  系统提示: 
  红发安妮请求加您蓝色幻想为她的好友。 
  黑子因为实验,有好几天都没有上论坛了,这一看时间,是五天的。 
  马上同意后,黑子斟酌一番,给红发安妮发过去一句话: 
  实在不好意思啊,这几天有实验,所以一直都没有上论坛。 
  本以为红发安妮不会这么回复,但是立刻就有一个温和的表情发了上来。 
  想到这,黑子忽然觉得自己这一路走来,都有这个“红发安妮”的读者一直陪伴着他,是红发安妮告诉他不适合在这里发表文章,并且建议他去一些大的网站发表小说,也是红发安妮,在他无人问津的时候,指导他写作,鼓励他。 
  后来,他渐渐有些名气了,小说底下的评论越来越多,最后,还跟网站签约,成了一个正式的小作者,而红发安妮也未曾离开。她像是一个忠诚的朋友,也像一位老师,有了她的陪伴,黑子觉得自己的这条文字之路似乎可以走的很远很远。 
  不过,他至今也没有见过红发安妮,也不知道她私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红发安妮的头像是一个看起来温婉知性的女人,所以黑子经常猜想红发安妮可能是一位年长自己几岁的漂亮姐姐吧。他们讨论最多的就是文章了,红发安妮似乎就是一个资深编辑,每次给他的建议都很独到现实,黑子只要按照她的做法,就一定会收获到意想不到的好评。 
  所以,放弃这条文字之路,也就意味着放弃了一段友谊,他不知道这样做红发安妮会怎么想,虽然他也很不舍。 
  黑子注定是要走上医学这条不归路的,他出生在一个医学世家,祖上不知道从第几代就开始搞医学了,从开始的草药方子,到现在手里的柳叶刀,厚厚的一本家谱,从黑子鸣人那代再到黑子雄二,每一代名字前面,都会被“医生”这个职业冠名。 
  他被给予太多的希望,因此,更是不能轻易说出放弃。 
  没有一个人知道,其实他只是想做一个普通的讲故事的人,虽然,这看起来很不靠谱。 
  的确,写作是没有出路的,故事就算写的再好,也只是一个不入流的作家,跟那些天生的文豪作家是没法比的,但是医生就不一样,当医生可以救死扶伤,多么的高尚。他承认这个事实,也在自己意志最坚定的时刻,注销了自己的作者号,退出网站,关闭电脑。 
  但是他没有看到也没有勇气看到此刻正在那篇小说底下发表的评论: 
  金色年华:唔,好难过,作者大大,不要这样就结局了啊…… 
  青色柚子:扎心了,老铁!好久都没这么认真地追过一个文了,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作者是不是脑残了啊,我要寄刀片给他。 
  紫色美味棒:说实话,我不相信这就是结局,然而,先容我吃斤辣条压压惊。 
  池塘青蛙:咳,我希望这位作者可以发现自己的良知,然后继续按原来的思路写,这样的话,我还是可以原谅他的。 
  …… 
  系统提示: 
  红发安妮向蓝色幻想发起聊天 
  红发安妮:在吗?(未读) 
  红发安妮:为什么突然这样结局?(未读) 
  红发安妮: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未读) 
  红发安妮:好吧,不管你有没有看到,你这样做,实在让人不能理解,也有点不负责任,我希望你尽快能给我们一个解释。最后,不管发生什么,我希望你不要放弃。(未读) 
  two
  一连过去好几天,蓝色幻想的头像都是灰暗的,赤司看着仍旧未读的留言,既生气又觉得可惜。 
  他是一位编辑,目前所在的正是目前国内人气最高也是最权威的三大出版社之一,清泉社。他所负责的编辑部是社内的经济担当,他本人也是最年轻的一位主编,而他之前所负责过的作家比如小野寺,春树,石田等等都已成了国内炙手可热的作家。他似乎天生具有一双慧眼,能分辨出天才和庸者,小野寺最初只是公司里的一个不起眼的清洁工,但是经他发掘,成了一位幻想题材作者;还有石田,默默无闻在乡村写了十年文章,作品从未被业内认可,而就在赤司上任后不久,就发现了这颗被埋没多年的沧海遗珠。此类事件不胜枚举,因此,业内人士都纷纷称赞他为“日本的麦克斯威尔”。 
  不过,即使慧眼识金,有一个人还是让赤司有种无法归类的感觉,他就是屏幕上那个头像灰暗的“蓝色幻想”。 
  “蓝色幻想”并不是一个天才,但是也不是庸才,这可能跟赤司自己划分的标准有些有关。他当时用“红发安妮”这个小号在某一论坛上闲逛时无意中手滑点进去了一个帖子,然后便读了一篇让他有点眼前一亮的文章,只是,虽然能让人眼前一亮,但是很多方面都很欠缺,或者说,最基本的写作规则他都不知道如何运用。 
  或许,带着一种试试看的心情,他也想知道,如果自己放下去一根绳子的话,对方会不会顺着绳子爬上来呢? 
  于是他就开始慢慢地指导这位作者,先是冒充他的读者,不断地对他进行指导。而这位作者也果然很有潜力,他的特点与以前那些作者不同的是,在他的身上,你总会看到意外的惊喜,他似乎不会按照你原先的设计,但是往往收到比原先设计更好的结果。 
  目前这本书是蓝色幻想与自己所在网站签的第三本书,并且在该网站上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如果这本书可以顺利出版的话,那么或许他们可以坐下来一起谈谈接下来的出版计划。他能预感,这位作者又将是一位被他推上顶峰的作家。奥对了,或许,到时他还会告诉他,他其实就是那位叫“红发安妮”读者,他很想告诉他,他已经关注他很久了。 
  然而,这一切都似乎突如其来,无缘无由的泡汤了。 
  “八嘎 ……”三个月之后,赤司终于忍不住飙出这句话。望着依旧未读的留言和早已炸了的评论,他无法相信一个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编辑,他不喜欢那些太任性的作者,因此他手里的作者都是责任心极高的,如果家里有事,或者身体不适等等都会提前告知他,并且也会在评论里先向读者道歉的。因此,可以想像他此刻内心的愤怒。 
  只是他的愤怒暂时都不知道向哪里发泄。他没有蓝色幻想的任何联系方式,他与他的交流一直以来都是通过“红发安妮”这个号来进行的。 
  可笑,他一直还隐瞒着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或许,他觉得比较可爱。 
  只有失去联络,才会觉得失落,回想起往日的点滴,虽然都是一些文字上的讨论,但是也让他觉得很有意思。他喜欢蓝色幻想的说话方式,有点刻板的礼貌,但因此也觉得他很有家教。 
  他是一位大编辑,可是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大学中文系刚毕业不久的学生啊,他虽然做事方式老成干练,可是也有青年人对于感情的普通心理。他觉得自己对蓝色幻想不单单是简单的栽培,还有一种朋友或者知己之间的认同感。 
  然而,这个人却一声不吭地消失了。 
  又三个月后,赤司再次打开了蓝色幻想的专栏,头像依旧灰暗,留言依旧未读。有那么一刻,他觉得很失望,仿佛这个人从此再也不会出现了。那么,他宁可从来没有认识过。 
  他抱着一种无法挽回的心情打开了蓝色幻想的小说,那篇小说依旧有人评论。不过,画风已经从最开始的哭诉挽留变成了谩骂。 
  9999层:什么垃圾! 
  9998层:作者已弃,洗洗睡吧。 
  9997层:蓝色幻想如果再写小说,我第一个骂。 
  金色年华:为什么啊,请不要这样对我们…… 
  青色柚子:再见,以后绝对不看小说了,还不如小龙虾好玩。 
  紫色美味棒:我还是安静的吃零食吧,你们继续骂…… 
  池塘青蛙:不可原谅! 
  …… 
  或许,就这样过去了,或许,这就是结局。不是每一段开始都会有结果,就算你曾经认真想过。现实就是现实,每个人都不可能全部地按照自己的想法来选择,如果可以的话,那就不是生活了。 
  这一切没有对错。 
  赤司静静地关上电脑,他也为蓝色幻想找了很多的借口,但是没有一个说服得了他,那么,他就当他从来没有存在过。 
  他依旧是“日本的麦克斯威尔”,只是“红发安妮”这个号的头像也随着“蓝色幻想”一样从此灰暗着。 
  three
  社会从不会在意一个人真正想要做的是什么,它只会在意你的价值。 
  毕业后,黑子再也没有写过一篇文章了,十年来,他都把成为一个全科医生作为自己的梦想,而如今他也成为一位主治医师,目前正在自己的师兄,绿间家所开的医院工作。 
  医生的工作很累,但是却让人充实,他也从不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只是偶尔,他也会觉得有些小小地遗憾。 
  直到现在,他都未曾登录过当初那个文学网站。 他当初果断地放弃了那个文字梦,选择医学,因为他的人生不能出现差错,更不能因为一个飘渺的梦想而让家人失望。 
  这或许是他对文字的热爱不够,所以他也没有必要遗憾,只是,他稍觉得可惜的就是,他再也没有了红发安妮的消息。 
  他不是一个负责任的朋友,他当初的决定或许太匆匆也太不留余地。 
  生活仍旧要继续,今天清晨黑子收到了一个病人,病人的问题不大,经过检查后可以确诊为“浅表性胃炎” ,他给开了一些药。不过病人在走的时候却将自己的东西落在这里了,为了避免其他病人拿错,黑子决定暂时先替他保管。 
  那是一件咖啡色的大衣,还有一本小说,黑子暼了眼上面的字:《芳华》,似乎有点熟悉,不过也想不起是什么了。 
  病人陆陆续续地看着,不过有几个字眼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打转,“芳,华……” 
  “怪不得”一拍脑门,黑子感叹这就是自己曾经写过的那篇小说的名字啊,虽然同名,但还是勾起了自己的回忆。 
  一位作者曾说:“十年前的梦想如果还没有熄灭,那就重新燃起吧。”这句话仿佛一块石头激起了黑子心里的千层浪,越想越觉得好奇,于是,他便翻开了那本小说。 
  这本小说没有作者,没有结局,但的的确确是他写的。这简直是一个不能相信奇迹! 
  他现在万分期盼着那个人的到来,然而,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一切如此平静,如果他不承认自己就是那个作者,那么他的生活依旧继续。十年了,他一直不就过着这样的生活? 
  既然当初选择放弃,那么如今就不应该后悔。可如果上天又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呢? 
  最后一个病人走出门后,进来一个红发的男人,他先是极速地扫视了一遍诊室,然后将目光落在黑子的身上,“请问有看见一件大衣吗?” 
  “你说的是这个?”黑子拿出座位上的衣服。 
  “正是它,谢谢。”红发男子客气地拿过衣服,准备离开 
  “等等,……”黑子有些犹豫地喊住他,“你还有这个……”他指了指桌边的书,眼睛却紧盯着书面 
  男子看了看书,笑着说:“谢谢,不过,我觉得你比我更需要它。” 
  “等一下”黑子再次叫住已经转身的男人 
  “请问你是?” 
  “如果有兴趣你可以来找我,书里有我的名片。” 
  黑子看着名片上的名字,赤司征十郎,这个名字他略有耳闻,只是这样一个大编辑又怎么会来找他呢? 
  他唯一的文字经历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近年来,与文字的交道也都是一些医学论文,所以,他是在邀请他写医学论文吗? 
  可是,他又给他一本当初未完成的作品是什么意思?黑子终于还是决定去找赤司。 
  再次见到赤司时,是在清泉社文学编辑部。赤司一身西装与一头红发格外耀眼,不过,他的第一句话,却让黑子摸不着头脑。 
  “你好,不过,你可知道这个一个迟到了十年的见面。” 
  “为什么?”黑子上前,坐在他的对面。 
  赤司似乎忍者一股冲动,不过,他还是慢慢地打开电脑,然后登录,将页面缓缓转给黑子。 
  屏幕上是“红发安妮”的头像,这让他有种亲切感,而接着往下看,竟然全是自己当初与红发安妮的聊天记录,包括那几条自己从未看到的。 
  黑子瞬间惊讶地抬头“你……” 
  “你消失后,我找了你十年,直到最近在网上查找资料看到了几篇医学论文。行文风格和十年前的蓝色幻想很像,因此才会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找,没想到真的是你。” 
  “可是,你怎么会是红发安妮?”黑子仍旧不敢相信,自己曾在十年前也不是对红发安妮报过一种美好的憧憬,然而,对面坐着的男性却让他不由得产生一种羞耻。 
  “不可以吗?”赤司笑了笑 
  “不是,我一直以为红发安妮是女的,可是没想到……” 
  “你的意思是,你有点失望?”赤司笑了起来,想起当年那些字里行间,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或许蓝色幻想是一个可爱的女生,不过,十年后,亲眼见到本尊,他对他的第一印象还是和“可爱”联系到了一起。 
  认真的人最可爱,虽然有时候让人觉得傻,觉得生气。 
  “不,没有,怎么会……”黑子尴尬地摆摆手。 
  赤司不再追问,因为他知道,今后他们会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来互相了解。 
  “对了,你是叫黑子哲也吧?” 
  “嗯,如你所见,正是在下,一名还算过得去的全科医生。” 
  赤司再次笑了笑,接着他用一种不容置疑地口气问道: 
  “如果十年前的梦想还没有熄灭,那么你还想重新燃起吗?” 
  黑子想了想,点了点头。 
  两个人互相朝着对方一笑,这一笑仿佛十年如昨日,仿佛他们只是蓝色幻想与红发安妮。 
  几个月后,《芳华》出版了,这是黑子从来没有想过的,而关于网上那个草草的结局,他也删掉了,所以说,作者往往心情差的时候,一言不合就让所有人都去领便当。 
  《芳华》里Tom和Amy最终获得圆满,黑子在书的扉页上写到: 
  谢谢红发安妮这十年来的不离不弃。 
  ————蓝色幻想 
  而此时的红发安妮只是在再次沸腾起来的评论区默默地回复了一句: 
  “希望所有的梦想都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这句话其实不知道是对黑子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 
  人生或许就是这样充满戏剧性,不去勇敢选择,你就永远不会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黑子对于自己的选择从不后悔,十年后,他成了一个医生,但是他也重新捡起梦想,他的梦想不大,就想当一个普通的讲故事的人。 
  而幸运的是,有一个人一直在守护着他的梦想。这个人从开始到现在,也会持续到永远,这个就是红发安妮,也是他现在最亲密的人,赤司君。 
  ——end—— 

评论(1)
热度(9)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