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他一直爱你》

 

     第四章


        然而,李笙并没有见到自己的那位老友。

        林骞之自两个月前就应泰国针灸学会的邀请去参加一场学术讲座,而半个月前,林奚接到电话,得知他正在s市,和师兄宋歌共同研究一项温病课题。

        林奚理解爷爷,也明白爷爷对于医学的热爱,因为这种热爱她是也有的,所以她自小就把爷爷当成自己的偶像。

  不过,当她再一次接到爷爷的电话时,林骞之却交给了她一个自己并不感兴趣的却又不能推脱的任务。

  电话里,林骞之依旧是那样的温和并且带点小心翼翼,或许是因为觉得自己的儿子亏欠了妻子和女儿,所以觉得对林奚有些愧疚吧。林骞之是一个传统的却带着儒家文人思想的人,认为子不教,父之过,所以他在面对林奚时,即使他知道那个孩子看起来天性豁达,不会计较这些,但是,仍然觉得欠了她些什么。

        林骞之在电话这头说:“奚儿啊,最近医馆忙吗?”

  林奚:“爷爷放心,病人不多,我现在时常外出就诊。”

  林骞之:“这样啊,那好,奚儿啊,你听爷爷说,爷爷呢,现在有个事情想拜托你一下。”

  “爷爷,你说。”林奚稍稍停顿后问道。

      林骞之有点受到鼓舞,于是便说到:“其实啊,这件事也没什么难的,就是让你去帮爷爷的一个朋友去做一段时间的队医。”

  “队医?”林奚问。

  “是啊,队医。爷爷早年的一个朋友,名叫李笙,他小时候还抱过你呢。他现在正在咱们那的梅岭导演一部戏,正好缺一个队医。这是爷爷多年的好友了,本来想回去一趟,正好和他叙叙旧,可是你师兄的这个课题正好到了关键时期,如果成功的话,在那么在流感方面,我们又取得了一项重大突破。所以,我想……”

        “爷爷,我明白了,我收拾下就去。”

林奚在接下来那句话似乎不知道怎么说时迅速地回答。

  然后她听见电话里的爷爷似乎如释重负,笑笑说:“这就好,这就好。”

  林奚也笑了笑,有点庆幸,因为这次爷爷没有说出“谢谢”之类的客气话。

  末了,林骞之还提醒了她一句:“奚儿呀,山上冷,一定要穿暖和,你是医生,应该照顾好自己。”

  “知道了,爷爷。你也是,和师兄都要注意身体。”

  


  林奚收拾好东西,门外便来了一辆黑色小轿车,特意来接她上山的。

        她的东西也不多,除了一个医药箱,还有一个箱子是她的一些随身衣物和日常用品。这样的外出对于她来说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她把这一次也只是当成和平日里差不多的外出就诊。

  汽车在一路盘旋而上,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到达了旅馆。

  旅馆的几乎没什么人,司机解释说,大概都去干活了。剧组的人不多,闲着的更是少,就连接林奚的司机其实也是导演从道具组调的一个人。

  简单的安排了入住,司机似乎很忙,让她先在此休息,自己跟导演去汇报任务了。林奚朝着他客气地点头后,便开始收拾行李,因为感觉即将面对的人虽然不认识,但也没有什么好拘束的。

她是医生,弄清自己的职责就好。

  

  直到傍晚时分,安静的小旅馆才逐渐热闹起来,脚步声,打闹声此起彼伏,旅馆里的伙计端着盘子来来往往,车水马龙,灯火交接。林奚在房间里静静地听着,前几天安如给她发来了剧本的更新,所以她此时正好可以消磨时间,似乎外面的热闹都与她无关。

  过了一阵,大家似乎都安静了下来,想来拍戏也累,很多演员也都是一收工就直接进自己的房间,就算是要讨论剧本,也都是第二天要干的事了,那种几个人聚在一起在大厅里的情况很少。因此,热闹是一阵的,过后就又重新安静下来。

  在这安静的时候,有人敲起了门。

  林奚放下电脑,来到门后,从猫眼望去,是一个老年人,准确来说,他应该是一个小眼睛,宽鼻头,头发发白,腹部脂肪略厚,穿着白色宽襟,看起来笑眯眯的老年人,如果你有在电视上见过蔡澜,那么第一眼的感觉,你以为会见到了本人。

  林奚讷讷地开了门,门外的人依旧笑眯眯地,见到她的第一眼,脸上竟有些欣慰,问道:“你就是骞之的孙女吧。”

  林奚想了想,说到:“您好,我是林奚。那么您就是爷爷的那个朋友吧。”


  “没错,我是李笙,是你爷爷多年的老友了。”

  林奚将门开得大了一些,既然是爷爷的朋友,那么就没什么可担心了的,想必是来和她谈队医这件事的。

  李笙却摆了摆手,“不了,我就不进去了,我主要就是来见见你,骞之说你在医学上很有悟性,现在都比他厉害了,所以这件事交给你我很放心。我来,就是看看你,这一转眼,就是已经二十年过去了,真快啊……”

  林奚不知道如何回答,面对一个陌生的,但是小时候又抱过她的人,在听着他感叹光阴流逝,这种感觉有些异样。

  李笙走的时候,告诉她,明天他们会去拍一场骑马的戏,地况比较复杂,让她跟着道具组一起出发,注意安全。

  林奚道谢,然后看着导演李笙上了楼梯,应该是回自己的房间了。



  梅岭是一个四季不太分明的地方,虽然已是冬天,偶尔会有雪,但是完全没有北方的那种严寒。不过毕竟还是山上,温度自然有些冷,林奚早上只穿了一件毛衣就和已在门口等候的道具组同事起身了。

  山上也有平坦的地方,很适合骑马,打斗等武戏,道具组的同事们在演员们对戏的时候就去安排现场了,林奚就只好四处转转,但也不能走的太远。


  小时候她也喜欢看电视剧,特别是古装剧,里面的人都在天空飞来飞去的,她觉得特别厉害,长大后,她知道了一种叫做“威亚”东西,所以就再也没有那种崇拜的感觉了。眼前的一组人,正在准备威亚,所以她就特意站在旁边瞧着。等着几个人起重,拉绳等等都忙完了,这时一个身穿软夹,披着浅蓝色披风的身影便上前去试探。

  那个身影背对着林奚,但是一看就是一副年轻人的身骨,身高有余,肩宽不足。他的头发并未束起,反而高高地扎了个马尾,用布条绑着,像是一个少年将军。在他转身的那瞬间,林奚认出了他。想来也是该预料到的,刘源是这个剧的主演,那么他出现在片场的几率比任何人都要高,所以,遇见他并不奇怪。

  好在刘源并没有注意到他,只是在那认真摆弄着威亚,所以林奚便走开了。

  或许,她并没有必要这么着急离开,只是下意识地想要躲避而已。她也想过,可能是自己多想了,像刘源这样的当红明星,又怎么会在意她,可是,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在提醒她,他们之间似乎注定要发生些什么。她不想与这样的焦点人物发生些什么,这一生她只想平平淡淡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她能避免一些事情,就尽量避免。最好在这个戏拍完之前,刘源都不知道她曾在这里存在过。

  一上午安安静静地结束了,大家虽然忙碌,但工作上似乎进行地很顺利,而林奚也没有到处走了,一直坐在大伞下翻着最近新出的古代名家医案。

  其中有个叫薛立斋的明代医家,一生留下了3000多个医案,而他的一生也可谓传奇,林奚十分有兴趣,准备下午也继续翻看。

  可是,不好的事还是发生了。

  下午,她正看书时,只听不远处突然高喊:快来人啊,有人坠马了。

  林奚望去,看几个人正手忙脚乱地朝她这边跑来,于是顿感不妙,抓起急救箱迎他们跑去。

  一个群演先是跑到了她身边,看着她背着医疗箱,马上指着前面的方向说:“那有人坠马了,好像挺严重的,你快去看看吧。”

  林奚马上跑上前去。到达时,围观的人群立刻给她让出了一个通道,她来到病人身边,发现他已经陷入昏迷。


  大家都关切地又围了上来,其中还有一个着急地声音询问:“我大哥没事吧……”

  林奚暂时顾不得说话,她先是探了病人的颈动脉,发现搏动存在,然后听诊了心音,发现搏动虽然微弱,但是没有大的异常。然后又让人解开病人的胸前的衣物,打开他的口鼻,将头偏向一侧。

  生命体征大致正常,然而昏迷却找不到原因,这让她觉得没底。因为体征都是变化的,稍有变化,仅仅凭借山上这些简陋医疗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摸了病人的脉象,伏而艰涩,林奚推测大概是因为有了瘀血,于是问:“他是怎么坠马的?”

  一个声音立刻回到:“他从马上被甩了下来,那马还在他胸口踏了一脚。”

  听到这里,林奚顿时想到一个中午看到的案例,于是问道:“这里有小孩吗?赶快让在这撒点尿来。”

  “这个?”人群中似有质疑声,因为大家都听过一些谣传,说童便是一味药,但是却从不相信它真的可以治病。

  然而一个回答却与众不同,他十分确认地说:“好的,马上就来。”

  话音刚落几秒,就有一个小男孩被找了来,“不要害羞,救人要紧,按这位医生姐姐说的来。”小男孩被刚才那人这样告知。

  林奚给小男孩递了一个杯子,小男孩也十分配合地盛满了杯子。这时,林奚说:“得趁热服才有效,帮忙扶着他,让他张开嘴。”

  一旁有人默契地配合着他完成了这一切,等服了药,林奚便拿出银针,刺了水沟,合谷,内关等几处穴,然后又在十宣放血,最后在水沟处慢慢施以行针手法。十分钟后,病人慢慢睁开了眼睛,接着咳嗽了几声,意识渐渐恢复,只听到一群人在喊着:“他醒了,醒了,真的醒了啊……”

  这时,人群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林奚只是慢慢地拔出了银针,这种场面对于她来说其实也见怪不怪了。这都是医生该做的,只是在他人眼里,这样的举动或许有些高尚罢了。

  她拿出一个纸条,上面写了一些药名,然后交给病人。病人感激的看着她,总归是救了他一命,这要放在古代,就是那种要以身相许的恩情了,于是激动地看着林奚,不停在说着感谢的话。

  “我是鲁昭,今天太感谢医生你了,要不是你,我……总之,实在是感谢,我替我爸妈感谢你,谢谢你救了他们的儿子,我也替我未来的媳妇感谢你,谢谢你让她还有机会见到我,这种恩情,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以后,您要有需要我鲁昭的地方,一定竭尽全力……”

  林奚淡淡地笑了笑,“你的谢谢我收下了,不过你不要想那么多,这是我应该做的,你只要后面按时吃药,养好身体,就算是回报了我吧。”

  林奚整理好急救箱,鲁昭也被几个人抬去休息了,人群也渐渐散开,又开始了新的忙碌。林奚正准备走,然后一只手却突然拍了她的肩膀。

  “喂,不得不说,你刚才那下还挺帅的啊。”

  林奚转过身,他的装扮和她早上见到的一样,是刘源。

  林奚看了他一眼,没有作答,只是转了身,准备继续往前走。

  “喂,你怎么能这样呢?好歹我也是帮了忙的呀。”

  林奚停了脚步,问道:“帮忙?”

  “对啊,看来你只顾上瞧病了,我问你话你也没有答我,那个小孩子还是我帮你找来的呢,就连你要喂那药,也是我帮你扶的人呢,你都丝毫没有注意到我啊?”

刘源像是一个小孩似的控诉着。

  林奚突然想起刚才的过程中,似乎有那个几个瞬间就像刘源说的,于是便说了一声:“谢谢。”

  刘源顿时有些哑口,摸了摸头,其实他也并不是为了这一句“谢谢”,便回到:“不客气。”

  于是,林奚便又转身往前走去,刘源从后面追了上来,和她搭话:“喂,你什么时候来这里的?对了,你怎么会进我们剧组呢?你在这里呆多久啊?”

  一连串的问题让林奚觉得无从回答,又或者根本就不想回答。于是便说:“你不去拍戏吗?”

  “这会还没轮到我呢,跟我对手的鲁昭,你也看到了,他现在受了点伤,估计可能要得等几天。”

  林奚“奥”了一声,然后说到:“我先走了。”

  刘源看这林奚离去,朝着那背影问道:“我以后可以去找你吗?”

  那背影没有回答,他却嘴角上扬,不禁笑了笑。

  

  其实和林奚第一次见面,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娱乐圈里他见多了太多美丽的面孔,其实林奚和她们比起来,也没有多么的突出,只是那种感觉却无法言喻。

  他能感受到,从第二次他不请自来地去见她,她便对他有一种刻意的疏离,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要说,他也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所以这就让他更迷惑了。

  还好,他们又再次见面,他觉得他似乎对她又更多了一些了解。林奚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在她身上,似乎多了一种自然清丽的气息,这对于他是久违的,而且,更让他觉得似乎神奇的是,他们一直在慢慢地靠近着。

  

  

  

评论
热度(28)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