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赤黑#《意难平》

(就这样似乎有点马马虎虎地完结这篇文吧 ^_^ )

赤黑13

#黑子有点小自闭,是个文学系老师。赤司是个非专业哲学系老师,温柔属性,不中二。校园,都市。#

chapter         13

夜晚的星空如此幽邃,七月的山风吹拂着脸颊,没有都市的喧闹,只有草泣虫鸣。于是,躺在凉椅上看星星,又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尤其,身边还有个最爱的人陪伴。

黑子在赤司的半山区别墅已住了整整一周。

赤司总是能敏锐地发现黑子心情的转变,他小心翼翼地看护着脆弱的黑子。但是,不论怎么做,他们之间总是有道过不去的坎。

赤司发现,他每次靠近黑子,黑子都会不由得先颤抖一下,如果他想要拥抱黑子,那么黑子也总是僵硬地回应他,而至于吻,赤司似乎有点力不从心。

那是个受了伤的男人,他似乎那么脆弱,即使勉强让自己同赤司身体接触,也是那样地备受煎熬。所以,即使两人睡在同一张床上,黑子要么躲开着赤司,要么就在赤司的怀里颤抖。

赤司当然不能去责怪这样的黑子。而他也知道既使他是无所不能的赤司,对待黑子,他也毫无对策。

赤司知道再这样下去就不是办法了,或许真的会使自己和黑子的关系一步步恶化。谁也不想这样。

所以,终于还是要走到这一步啊,趁着这个美好的夜晚,是时候彼此敞亮心扉了,无论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赤司端起桌子上的茶呡了一口。

“哲也,说说你的想法吧。”赤司终于开口

和赤司紧挨着一张凉席,规规矩矩躺在一边的黑子,此时似乎早有预料般地看向赤司。

“赤司君?”

“哲也,我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现在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想法。”

看着赤司,黑子低下了头。

似乎他又想起了自己以前水杯的那个故事。

黑子再次躺在赤司旁边。

“赤司君,我以前有个杯子。每天我都会用他喝水,它是专属于我的唯一。可是有一天,他被别人用过了,于是,我就再也不想用它了。然而,我也不想扔掉它,所以就一直把它放在一个自己知道的位置,但是从来不去触碰。可是,你知道它后来怎么样了吗?”黑子问到

“怎么了?”

“因为没有人用,不久它就落满灰尘,最后自己从中间裂开了。”

“你不是那只杯子,哲也。”赤司回答

“是的,我知道自己不是,因为到目前为止,赤司君从来都没有想过抛弃我。但是,我现在对待自己的心情和当年对待那只杯子是一样的。”

“哲也,你不必这样。”赤司忍不住想去抱住黑子。

这样的黑子更让他觉得心疼,他不想让黑子内心充满歉疚,不论是对任何东西。

“不,赤司君。我错了。以前我或许不懂杯子的心情,但是,我现在懂了。”

“哲也,什么都过去了。我不想你总是在纠结在这上面。对于这件事,其实说我不在乎那都是假的,我相信你也会这么认为。但是,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没有谁可以改变,再纠结也于事无补。”

“赤司君,你说的很对。”

“所以,为什么我们不能选择忘记呢。哲也,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你是一个很坚强的人,所以我同样认为,你是一个不用拘泥于过去痛苦中的人。我们的人生只有一次,所以为什么我们不能向前看呢?我们现在有选择快乐生活的权利,你明明爱我,而我也那么爱你,我们完全可以不理会外界的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难道不是最应该做的吗?”

赤司说完用恳切的眼神看着黑子,他多么想让黑子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他多么想重新看到那个单纯的,不再纠结任何东西的黑子。

可是,黑子还说到:“谢谢你,赤司君。然而我想我还是没有办法接受你的说法。”

“哲也……”赤司这次终于无能为力

“所以,赤司君,请放我离开吧。”黑子终于鼓起勇气说到

“……”

见赤司不说话,黑子便接着说到:“赤司君,能够得到你的爱,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能够被你选中,成为要和你白头到老的人,这是我做梦没有想过的事。而面对现在这样的我,你还能包容着我,依然爱着我,我都快要哭出来了。你对我爱,我一直都深刻感受着。所以,也正是凭借着这份爱,我才能勇敢地说出刚才那句话。”

“为什么?”赤司问

“因为你是如此爱我,所以我才不会怕自己将来回来时,你会把我拒之门外。”

“哲也?”赤司惊讶地看着黑子

“赤司君,让我走吧,不过,我会回来的。”黑子一笑,上前握住赤司的手

“我曾经说你不理解我,是因为你根本不懂我在疑惑什么,我在意的并非只有我们之间的那道坎。

我爱你,即使你会抛弃我。以前我会纵容你无尽的占有我,因为对你来说我是干净,单纯的黑子。

可是现在,不再干净,单纯的不止我的身体,还有我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这个世界上有我太多疑惑的东西,所以我总是会陷入很多的纠结之中,我想我必须独自一个人出去看看。”

“对这个世界的疑惑?”

“对。其实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你知道,在你遇见我之前,我都是一个习惯自我封闭的人,是你打开让我重新去接触这个社会的门。以前我怕面对这些,然而,和你在一起后,我知道自己一定要去面对。”

“哲也,这些我可以帮你。”赤司轻柔地拉过黑子,黑子也顺势躺在赤司的身上,这是这些天来,他们第一次毫无芥蒂地依偎在一起。

“我当然知道你说的帮我是什么意思,但是,赤司君,我不想只有在你的庇护下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我想这样的我,是永远不会成长的。我们都在不停地认识这个世界,以前我是那样的看法,然而,当我面对一些事情想不通了,那么,我需要重新去认识这个世界。”

“而给我去这样做的勇气,都是来源于你对我的爱。你的爱,让我更勇敢,让我更加迫切地想再次启程。”黑子躺在赤司的身上,说的异常激动。

“哈……”赤司不由得苦笑起来,然而他又觉得有些欣慰

“我该怎么说呢?哲也,你总是让我看到不同的你啊,没想到我爱你的理由竟然成为了让你离开我的理由,哈……哲也,这样对我太不公平了。”赤司说着搂紧了黑子

“赤司君,虽然也可以这么说,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答应。”黑子趴在赤司胸口,眼睛望向赤司

怎么办呢?好不容易捉到的猎物就这样放走了?

怎么可能!以赤司对自己心爱之物的占有欲望来说,这怎么可能!

但是,最终的最终,赤司还是无奈的拧着胸口的趴的那人的鼻子哀怨地说到:“真没办法,如果我以后会得到一个更开心的哲也,那么我也只好让你先离开我一段时间了。”

“谢谢你,赤司君。请以一年为期限,一年后,我肯定会回到这儿的。”黑子高兴地抱住赤司的脖子

“啊?这么久!三个月久够了吧!”赤司哀怨到

“不行,一年已经是最少的了。”

“哲也,没有你我会疯的。”赤司此时已不敢想象今后自己要过什么样的日子了,“哲也,不如这样,让我陪着你,你去哪里都可以。”赤司颇有建设性地提议到

“赤司君,请不要这样,我会很困扰的。”黑子忽然变了脸色

得得得,不跟着总行了吧。

“好吧,哲也,一年为限,不过,一年以后,必须是一个完完整整丝毫未损的黑子哲也站在这里。”

“一定会的,赤司君。”黑子终于露出笑容。

于是,在这个美好的夜晚,两人便做出了这样的约定。

也许,作为一个猎人来说,放猎物离开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虽然期限也只有一年,但是,这一年之内能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尤其是,这只猎物还要去重新认识这个世界,那么,会不会有其他的猎人走进黑子呢?

黑子对于赤司的确是唯一的,然而,到现在,他还都没有问过自己对黑子是不是唯一的。

赤司从来都不担心会失去什么,因为只有是他得到的,他就会牢牢地抓在手里,然而,对于黑子,他也仿佛开始担心起来。

啊啊啊,这心里不安的感觉简直糟透了,但是却又这么让人能兴奋起来。

如果这次黑子能够自愿的回来,那么就永远地属于自己了吧。

要想永远地得到一件东西,你就先要学会舍得,如果东西还能再次回来,那你就永远也不会失去了。

所以说,与其占有,不如成全。爱,最好还是先学会成全。只有学会了成全对方,那么,说不定就永远地拥有了。

——————————

黑子在离开之前并没有告诉赤司自己会去哪里,因为你来他不想让赤司有意地干涉自己,而且当时的自己也并不知道究竟去哪里。

黑子在赤司还在熟睡时,就悄悄地准备好了一切。不过,在走时,他竟然意外地发现了自己曾经丢弃地那株露薇花。

他没有过多的惊讶于赤司是如何找回来的,但是黑子确实意外地感到高兴。

当初在湖边时,赤司摸着他的胸口,让他勇敢点,让他学会接受,学会去“种花”,于是他便卖了一株露薇。

花开的越来越好,他以为自己找到了与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但是,还是在面对一次的伤害后就开始困惑于这个世界,所以,他扔了那花。

然而,再次拯救他的,还是赤司啊!黑子看着那株活过来的露薇,眼角晶莹闪烁。

赤司君,我该怎样报答你呢?不过,这一切都等我回来再说吧。

黑子临走前,带有那株露薇。他找了一张纸,在上面清晰地写到:赤司君,我会过得很好。

黑子的第一站,他去了颇负盛名的A市,这个城市是全世界最多元化的城市之一,黑子在这个地方做过一小段时间的证券所交易员。然而,最后另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交到了一个模特朋友。
不过说起这模特朋友的缘分来,两人可谓不打不相识。更有趣的是那模特从一开始对黑子各种的看不顺眼,到后来却像一个忠诚的金毛犬一样时刻黏着黑子,甚至当黑子要离开A市时,他也竟然要放弃自己的工作跟来。黑子表示颇为烦恼。

黑子第二个去的城市是i市,这个城市的食物据说是世界一级棒,所有的顶级厨师,顶级餐厅据说都在这里。黑子在这里认识了一个很高大的男人,不过男人的智商和情商似乎都被美食掠夺了。黑子喝过他亲手做的香草奶昔,黑子可以发誓,那是他平生尝过的最好喝的一杯。

在与美食先生告别时,美食先生送了他一个制作全世界最好吃的香草奶昔的配方,不过,黑子还是贪心地向他讨要了一个关于制作全世界最好吃的汤豆腐的配方。

后来,黑子还去过很多很多的地方,见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有热情的人,冷酷的人,乐观的人,幽默的人……他发现这个世界上的人,是不能单用好与坏来区分,也不是能用几个简单的形容词来区分。

每个人,都会有他不同的特质,也都是立体的多方面的。你不能光凭一件事或者一个角度就来对他做出评断,所以,有时候,我们对待问题,也不能光从一个方面看待。

也许你会觉得这很复杂,但是这本就是一个复杂的世界。复杂的所呈现的多角度才赋予了这个世界更多的灵活性,让我们在解决问题时也可以有不同的思路。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这些思路中选择一条适合自己的。

经历了很多的人和事后,黑子忽然发现自己的视野变得开阔了,他不再拘泥于过去的自己所受到的伤害,而他也开始认真体会到赤司曾对自己说的话。

是啊,人就是应该往前看啊。

于是这股向前看的力量让他神奇地接触到了一个特警组织,黑子表示自己也很郁闷,

而接触的原因就是,他是学习“misdirection”的最佳人选。

在这里他认识了一个绰号叫黑皮的男人,而这个男人最擅长的就是在夜里行动,据说百战百胜。

因此,他总是把一句“能打败我的只有我自己”当做口头禅,似乎是孤独求败啊。不过,黑子认为,说不定能打败他的人很快就会出现了。

最后,黑子在小学同学荻原的邀请下,去了一个很偏远的小学去当教师。

这里的人民生活都很苦,简直和他以前去过的那些地方有着天壤之别。

这里的人都很朴实,与外界交流甚少,生产工具落后,人民的自我意识也不高。

不过,这里的生活却很简单,人分好坏,事分对错。对于任何事,似乎大家都有相同的认知,于是那把道德的标尺就极为简单。

黑子不能说这种状态到底对于现在这里的人们好不好,但是,起码现在,他们生活地快乐就好。

因为以前涉业过儿童文学,又或是黑子本身就比较有孩子缘,所以,黑子很容易地就走进了这里的孩子们。

孩子们总觉得黑子就像是一个温柔的小哥哥一样,干什么都带着他。于是黑子似乎又一次重温了一遍童年。

他们会一起上山探险,而每次黑子都会带一只大瓶子。山上有那种又大又红的覆盆子,黑子每次都会摘满整只瓶子然后分给小朋友们吃。

有时候他们在树底玩累了,黑子就会给他们讲故事,而所讲的都是他小时候从那本《伊索寓言》里看来的。

孩子们似乎越来越喜欢黑子,因为黑子带给他们不仅是有趣的故事,而且,孩子们都特别喜欢看黑子老师的笑容。

黑子不知道的是,这些孩子总是在背后大方地说:

黑子老师笑起来好好看啊,就像天使一样。甚至有的女孩子还说:好想让黑子老师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啊,黑子老师真是太好了。

不仅如此,就连平时喜欢爱捣乱的男孩子也偷偷地告诉他的小伙伴:如果黑子老师那个家伙能够每天给我们讲故事,那我以后绝对每天第一个到学校。

在这一年为期的最后几个月,黑子一直待在这个偏远的山区。在这里,黑子似乎终于找到了再次唤醒自己的力量,于是他又终于拿起笔,决定再次以一个作家的身份回到曾经的世界。

这次,他决定不再去做任何人的光下之影了。人生本就是凭着一股力量不断往前走的,谁也不是光,谁也不是影。所以,就是幻影吧。

所谓幻影,其实就是反映所有事物的一个表象而已。所有的表象都会反映物质的本质,即使是假象也好,真相也好。

在落笔之时,黑子略有停顿。

在这之前,他是有那么多的疑惑。他总是觉得自己的人生很糟糕,他迷惑于自己幼年时的家庭,他对父亲的家暴与侮辱不能释怀,甚至一度还努力地想要去证明;他伤心于父母对自己的抛弃,他也恨过这个世界的人情冷暖,所以总会把自己放在一个很安全的位置,他避免着与任何人过度亲密;后来他也曾遇到一个真心爱自己的人,他慢慢地打开了心门,但是,却因为一次身体的凌辱让他觉得与所有人都有了隔阂。

他开始无比困惑,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是这样?可怜的人就算再卑微却还是会受到欺负,而始作俑者的坏人却可以逍遥法外;为什么有才华的人会受到嫉妒?而无能的人却可以理所当然地去伤害;什么又是这个世界的公正?人与人之间除了人情冷暖四个字还又剩下什么?……

……

真正的力量来源于我们的内心,因此真正拯救我们的只能是自己。黑子在这片天空下如是想到。

关于他的疑惑终于得解。

关于他的问题,他想这也许并不是人类本身的原因,而更多时候,是这个社会的问题。

在如今的社会,人类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因此,作为矛盾的主体,必然要经历这个矛盾内部从量变到质变,最后直到矛盾和解的过程。

而这个矛盾的过程是漫长的。也不是凭借一两个人就会改变的。

天不为人之恶寒而辍冬,地不为人之恶辽远而辍广。黑子终将服从这个社会。

也许他还是学不会圆滑吧,但是他终于能够理解这个社会了。或许,他以后会多向赤司学习,在这个充满矛盾的社会中,努力保持着自我,但同时也去顺应这个社会,在退和进之间寻找一个平衡。

也正如一句话所言:昨日悲伤,我已遗忘,能够被遗忘的都已不再重要。①

因此黑子决定放下以前的所有,然后用自己新的眼光去与这个世界和解。

转眼,一年之期已到。仿佛感觉到一种召唤,黑子想,自己的确很想念赤司了。

是啊,是时候回家了。

在离开山区的那天,令黑子没想到的是,山里所有的人都从四面八方赶来送他。这让他觉得感动。

是啊,你们看,这个世界仍旧不是有真诚的感情存在吗!有时候,总是用一种眼光来看待所有的东西,或许会错过很多。

想到这,黑子似乎想起了办公室的丽子前辈。曾几何时,在他拒绝所有人的善意与恶意时,或许也把那些真正地善意拒之门外呢!呵呵……黑子不由得愧疚之一笑。

你对待别人是怎样的,或许别人就会怎样待你,如果你把每个人都想的不善良,那么久而久之,或许你就真的不会接受到任何善意。

黑子拿着小朋友送给他的野花,再次回眸看着这片遥远的山区,他的眸光是这样的清澈,这样的温暖。而曾经压抑在胸中的那股难以平复的心绪也完全被释放了出来。

黑子一个微笑,如天使般。

这样的笑容是不是该被记录下来呢,正好一个驾着越野车来此采风的摄影师火神对着镜头内心一动。

“咔嚓…咔嚓…”连续两声,火神满意地笑了笑。

几个月之后,摄影师火神的这张名为《意难平之天使的微笑》在新一届的摄影大赛中获得一等奖。

而至于后来这张照片中的人物引起大众对作家光之影的讨论以及对其被诬陷的平反就又是后话了。

————————————

再次见你,我该如何致意?以沉默,以眼泪?

还是,以微笑。

坐落在半山区的这一片别墅区,据说已有上百年历史,而他的主人就是一直以来尊贵却也十分低调的赤司家族。

据这里的仆人透露,他们的现任家主,赤司征十郎大人经常会端着一杯茶坐在窗前望着天空发呆。

有一次,一个大胆的小姑娘斗胆问了他一句:大人,请问您在看什么呢?

赤司回答:我在看天空,因为这天空的颜色就是他头发的颜色,于是看到这天空我就想象看到了他。

晴空的午后,万里无云,赤司坐在窗前。算算日子,自己一年前放出去的猎物也是时候该回家了。

不过,这个名为哲也的猎物会记得回家路吗?赤司有些担忧起来。

然而,未等他还进一步想,他的眼前就忽然出现了一抹蓝色。和天空的颜色如此接近,但是距离自己却这样近,近在眼前。

赤司看着那人从窗前走过然后敲门最后来到自己的身边。

“赤司君,我回来了。”

“啊,哲也,欢迎回来。”

黑子绕过赤司将自己一年前从这里带走的露薇花轻轻地放回原处。

一年之后,它开得更加生机勃勃。

“征十郎……”黑子笑得像个天使一样与赤司拥抱在一起。

“哈,哲也,这次我就永远拥有你了。”

———————【end】——————

①出自几米
②露薇花的花语:童话般的爱。







评论(2)
热度(21)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