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语

《他一直爱你》

 接上

  ———————— 
    
  夜幕降临时分,车开到了一处小山包。
  “我们到了。” 萧平旌平稳地停下了车 ,看了眼渐渐暗沉的天色,接着歪头凑近林奚,笑着问道:“林奚,你不怕吗?”
  “怕什么?”林奚回到
  “你看,天都这么黑了,我带你来这种地方,你就不怕……”
  “不怕什么?” ,林奚问道,萧平旌并没有回答,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她,带着些奇怪的笑意,林奚转过视线,咳嗽了一声,然后说到:“你是说危险吗?夜里的确很多危险,坏人作恶,豺狼出洞,这些确实可怕,不过有一年我外出就诊,白天赶路,晚上露宿在山上,半夜时虎啸猿啼,一只野猪突然冲向了我,就在那几秒的缓冲时间里,我靠着树,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摸出匕首,在它撞在树上的同时,一把刺进了它的胸口,接着它就一动不动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又连刺了几刀。后来我总结了一下,其实给它最致命的那一击还要数我最开始的那一刺,所以以后不管去哪,我都带着那把匕首。”
  听完后萧平旌顿时脸色变了很多,问道:“林奚,你说的这是真的?”
  林奚笑了笑,若无其事地说:“骗你的。”
  “不,你这眼神不像是在骗人。”
  “所以,你要试试吗?”
  “你真可怕。”
  “人在面对危险时不是变得懦弱就是变得异常强大,而我不过是后者而已。”
  “多亏你是后者。”萧平旌仍旧有些后怕,然后声音变得温和,说到:“真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过的,虽然拍戏的时候,什么沙漠高原我也去过,但是,听你说这些,感觉都跟荒野行动似的。”
  “我刚才说笑的,真的。”
  “好吧。”
  从车子上下来,天边已经有几颗星子在闪烁了。两人站在山野上,后面是车子,一阵阵微风吹来,林奚的头发被吹起,萧平旌不自觉地一直看着她。
  山野的对面是片湖泊,每到秋季,总有些人泛舟湖上,且不论昼夜。
  过了一会儿,月亮渐渐升起,对面的湖上更是好风光,月光下水波粼粼,竟然真的有几只船在湖面上徘徊。
   “这里的风景挺好的,不过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林奚问道
  “因为……我,对了,我先让你看样东西。”
  说着萧平旌去了车上,然后从一个小箱子里取了物件。
  “这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
  林奚接过盒子,打开,里面的东西用白色丝娟包裹着,她轻轻地扒开帕子,然后用愕然的眼神看着萧平旌,“这是,一把银锁?”
  “嗯。”
  “为什么让我看这个?”
  “这把银锁有一对,我和大哥出生的时候,父亲都会叫人做一对银锁,取名长相守。现在我大哥和大嫂两人各持一枚,而我,准备把我的一对的其中一个,赠予你。”
  “赠予我?为什么?”林奚问道
  “因为,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林奚。”萧平旌说道
  林奚瞪大了眼睛,手有些抖,只觉得心里起伏不定,耳边只觉得嗡嗡的,像是惊蛰后的一声春雷。这时,突然湖面上一声巨响,接着一朵烟花腾空而起,天空顿时被火光照亮,万紫千红的烟花一个接一个地绽放。
  林奚站在原地,手里捏着那把锁,她还没有转身,只觉得萧平旌的头顶一朵朵烟花绽放,而烟花下,他的整张脸,棱角分明,既阳光,又自信。
  他是一个真正的在阳光下成长起来的人,没有经历过恨意,他所有的一切都是阳光的,简单的。她确实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萧平旌,确实让她心动了。
  林奚微微地笑了笑,她很荣幸,能被这样的他喜欢上。
  可是,她终究还是觉得不能太自私,或者说她还不够自信。这样的他,和她的性格如此不同,喜欢可能是一时冲动,就算在一起了,那么又会持续久呢?
  爱情的浪漫是会让人一时冲昏头脑,会让人相信一刻即是永恒,可是,再美的爱情,就像这绚丽的烟火,绽放之后就是暗淡的灰烬。
  “平旌”认识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这样叫他。
  萧平旌满脸柔情地看着林奚。
  “谢谢你,可是,我们不能在一起。” 林奚说到。
  萧平旌顿时愣住了,有点不敢相信地问道:“为什么?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林奚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说到:“我不知道我身上的哪种特质吸引了你,会让你觉得喜欢上我,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冷静一下,或许,这只是你的一时冲动。”
  萧平旌有些激动,说到:“不,我冷静了很久,也想了很久,从我第一次见你开始,我就有种不同的感觉,我还查了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书,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情,我终于可以确定,不是出于你某种特质的吸引,而是,因为是你,所以我才喜欢。”
  林奚被萧平旌这样一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了,虽然潜意识仍旧告诉她,她需要做的:就是拒绝。
  当然,拒绝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对自己的表白,也许并不容易。
  可是,现实的理性与虚无的爱情比起来,最终她还是说到:“萧平旌,我无法答应你,因为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你有你的事业,我有我的方向,我们在一起未必就是好的。”
  “未必就是好的?你怎么知道?你不能还没有开始,就这样判定一个坏的结果。”,说完后萧平旌有点泄气,或许因为林奚的反应并不在他的预想之内,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被拒绝,还是这样的干脆,丝毫不留余地。
  “我不想多说,也只能说这么多,总之,我们是不可能的。对于我,我只能祝福你将来会幸福。” 说着,林奚将手里的银锁塞到萧平旌手里,并说到:“这枚银锁不属于我,但是,将来肯定会有属于它的主人。”
  “你真的不要吗?”萧平旌低声问道
  “我已经说过了。”
  萧平旌眨了眨眼,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将银锁收好。
  今天所做的一切没有任何意义,他现在只觉得浑身冰冷,原来这世界上的每一件事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如意,原来,喜欢一个人竟然也会心里这样难受。
  林奚感觉萧平旌有些不对,回想起来,今天他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今晚的表白,她想,自己是否有些过分,或许,她可以用一种更委婉的方式来拒绝,不会让他像现在这样失落。
  林奚伸出手,拍了拍萧平旌的背,问道:“你,……怎么了?”
  萧平旌动了一下肩膀,低着头,说到:“没什么,我送你回去吧。”
  “好。”
  回去的一路,两人都没有什么交流,萧平旌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安静,甚至显得有些成熟,林奚默默地坐在他旁边,天空中的星斗在前面像是指路,可是,心里却越来越迷茫。
  她是否,不该拒绝?又或是,她究竟对他又动了多少真心?
  爱情总是让人盲目,而他和她,也只是新手上路而已,谁又能真的去断定以后呢?
  回到住的地方,萧平旌很绅士地为林奚来了车门,他们的告别很简单,只是一句“再见”。然而,就在林奚以为萧平旌就要走的时候,他又转过身来,突然地笑了。
  他笑着看着林奚,说到:“林奚,我想了一路,关于你最后对我说的,我想说,我的将来里,如果这把锁的主人不是你,那么我又怎么会幸福呢?”
  林奚愣在原地。
  “再次说声再见,晚安。”萧平旌说完,转身开着车离去。
  
  
  
  
  

评论(6)
热度(19)

择善固执

© 夏虫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